【魔神再临】第二十七章



===========================================  第二十七章。  人生就是总在你最圆满的时候出现缺憾的那种东西。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但是此时趴在陈方身上啼哭的柳妃菲应该是最了解其中含义的女人。  雪月冰媚已经拦在了格拉尔和陈方中间,我也赶忙用加速魔法跑到了陈方身边,看着他胸前的那个大洞,一时间我竟然有些发愣  「魔……魔神大人……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老公……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不知怎的,柳妃菲忽然拉住我的裤脚,一双修长美目凄楚可怜的望着我,透着祈求的眼神,要在过往,恐怕看着如此媚态我早已涌出邪恶的欲望,盘算着如何玩弄眼前的美女,但是此时,看着忠勇的陈方在我面前奄奄一息,纵使我也不忍卒读,默默闭上了眼睛  「看来陈方已经告诉了你我的身份,可惜我虽是魔神,但还没有完成人格融合,妃菲小姐,你的忙,我无能为力」  这番话无异于宣判了陈方的死刑,柳妃菲的粉脸上现在满是失神的表情,大悲无泪,大概泪水已经流干了吧,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趴在陈方身上,只知道不住的抚摸爱人的脸庞  那边雪月冰媚和格拉尔大战激烈,仗着人类的龙骑士剑法和暗影术,这次使出全力的格拉尔居然叫雪月冰媚都有些吃不消,看出一个破绽,格拉尔忽然加速绕过雪月冰媚,直奔陈方而来  「不好,妃菲,小心」  看出格拉尔的不坏好意,我大声喊着提醒柳妃菲,但是话已经晚了,格拉尔一瞬间就移动到了趴在奄奄一息陈方身上的柳妃菲身边,诡异的一笑,抬脚就将柳妃菲踢的远远的,一把玄铁剑横向一抹,陈方登时便身首异处,死在了满脸狰狞的格拉尔手里  「不……老公……!」  柳妃菲挣扎着捂着小腹爬起来,还想着冲向陈方的尸首,被已经赶到的我一把拉住小手  「你疯了,陈方已经死了,你还过去」  「你……你放开我……我要找我的老公」  格拉尔还想着奔向我和柳妃菲这边,雪月冰媚已经赶到和他颤抖起来,李思倩也赶忙跑到我这里做好了防御准备,生怕我有危险  「老公……」  看着陈方的尸身汨汨的流着猩红的血,柳妃菲一下跌坐在砂土地上,原本修长明亮的美目失神无光,空荡荡的看着眼前,这种凄惨,让我连趁机握住她嫩白小手吃豆腐的心情都没有了,我虽然惦记着柳妃菲,但是绝不想让陈方死,眼下教廷军主将死了,局势可是对我大大的不利啊。  格拉尔还在用挥着玄铁剑与雪月冰媚尽情的厮杀,诡异的剑法路数让雪月冰媚仍旧很难适应,看准了雪月冰媚移动的迟缓,格拉尔忽然空着的左手凝出火系魔法,一声「破」直接一个巨大的火球飞速的砸向了雪月冰媚  「呀……我的……我的头发……」  原本美丽柔顺的淡蓝色银白长发瞬时就被撩着了一大片,雪月冰媚撅着小嘴用小手慌乱的扑打着头发上的火苗,知道我一向喜欢拿她的秀发玩发交,所以美丽的情欲魔女平日里对头发的保养是最上心的。  「你……你居然敢……」  「嗯?」  格拉尔还在洋洋得意看着雪月冰媚的狼狈,不想眼前的美少女瞪起大大的杏眼,美目里闪烁着凶光,截然不同与以往的妩媚  「你居然敢弄坏主人最喜欢的头发?」  自己得宠于我的银白长发被格拉尔烧毁,雪月冰媚的愤怒已经积累到满点,看到格拉尔无所谓的随意态度,美丽的情欲魔女更是已经怒不可遏  「看来你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  「呵呵,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就是烧了你几根头发么?有本事真的来找大爷我报仇啊?」  格拉尔继续挑衅着雪月冰媚,完全没有注意到地狱女仆美丽的脸上透着那浓浓的杀意。  趁着那边格拉尔还咧着大嘴洋洋自得的功夫,雪月冰媚用冰凝术直接凝出一把冰剑  「哼,你可知道地狱里七魔女的第三魔女愤怒的撒旦独有的剑法炼狱的惩戒么?」  听到「炼狱的惩戒」五个字的时候,格拉尔明显脸色有些变化,本来还轻松的表情马上挂上了一丝严峻  「你是什么意思?」  「你烧了主人最喜欢的银白长发,原本我是想把这场游戏多持续一会的,不过你如此的猖狂,也就别怪我了,看你的剑术很不错啊,龙骑士的十六路剑法你可算精通了,看你这么对自己的剑术自信,我就用剑术打败你吧」  雪月冰媚努了努小嘴,忽然换出了一副娇俏可人的笑容,还没等格拉尔反应过来这突然的变化,忽然情欲魔女瞬移到格拉尔的背后就是横向一刺,因为速度太快,等到格拉尔反应过来的时候,背后的黑黄剑甲早已经被雪月冰媚的冰剑活生生刺拉出一个大口子,带出了大股的血肉,伤口处满是狼藉。  「啊……你……你这个臭婊子」  疼痛感终于刺激到了神经,没想到不过是用冰剑就把自己一向夸耀的坚甲刺穿,想必是在冰剑上附加了黑暗元素和破魔魔法吧,不过刚才那一下是什么?即使自己的暗影术都不及的速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今天被你逼的连撒旦姐姐的剑法都使出来了,以后到了炼狱里,那些姐姐们的笑声还不知道该有多恶心」  「难道……难道你真的是炼狱七魔女?」  「呼呼,原来你一直不信啊,那好吧,我就免费给你这种现世的虫子展示一下炼狱魔女的能力吧」  说着雪月冰媚闭上涂着淡粉色眼影的美睑,小嘴里默念着我听不懂的魔族语,大约十几秒后,忽然双眼一睁望着眼前还在混战的魔族士兵,目力所及,刚才还在奋力厮杀的士兵像是中了邪一样,突然全都变得呆呆的,而后用首上的剑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数百人的叛军和被波及到的几十个教廷军的战士在不到一分钟内竟然横剑自刎,没有任何理由  「魔……魔女……的……天……天目?」  格拉尔看到眼前的景象已经吓的嘴巴都磕磕巴巴的,也许这一天是他人生中起伏差异最大的一天,作为现世的人,无论是光明教会里一贯孤傲的神圣猎手,还是大陆人类军团里堪称中流砥柱的龙骑士,抑或是魔族性格狂躁的魔剑士,甚至来无影去无踪,鬼魅一般取人性命的魔族特种兵,他们都清楚,炼狱里的魔女的能力和他们完全是不同次元的存在  格拉尔颤抖着嘴唇把雪月冰媚的招数念了出来,在雪月冰媚身后的我的心里透出了微微的寒意,魔女的天目,传说中阿丝磨德乌丝的绝招之一,作为精神系攻击的情欲魔女,阿丝磨德乌丝没有愤怒的撒旦那样过人的体术,也不是类似懒惰魔女那超快的移动力,但是七魔女里最让人恐怖的就是她的精神系攻击魔法,连带阿丝磨德乌丝派的夜魔都常常自夸于她们从情欲魔女那继承而来的精神类攻击魔法  「哼,你是叫格拉尔吧?老实说能把陈方那种级别的魔剑士轻易斩杀的人,如果不是碰上我阿丝磨德乌丝,你在现世恐怕还真是无敌于天下了,不过现在你把主人最喜欢的玩具破坏掉了,那么我就只好要你的性命偿还了」  这只漂亮的小母狗原来这么生气就是因为她的银白长发被烧了,这时我才想起我嘱咐过她我还想着和她玩发交呢,不过这只小母狗是不是气昏头了,依照她的肉身恢复能力,头发烧掉了,马上长出来就是了。可是想想格拉尔睥睨轻视的态度,估计我也能想象到雪月冰媚这只小母狗早就已经火大了吧。  「好了,废话说了这么多,下一招魔女的天目我就直接送给你了,说起来这一百多年,你还是第一个独自自己接受魔女天目这招的人呢,这是你的荣幸啊」  格拉尔脸色已经变得煞白,魔女的天目不同于其他魔女的魔法体术或者是剑术,这种精神类的攻击现世的魔族和人类是根本无法防御的,自己的黄黑坚甲能挡住锋利的刀刃,但是在精神类攻击魔法面前,不过是犹如空气的存在而已,当然,看看刚才情欲魔女的剑术,估计其实单纯比剑术,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  看着雪月冰媚又一次的闭上眼睑,格拉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把,忽然使足了暗影术,全速向我和柳妃菲这边冲了过来  「他不要命了?」  我惊呼了一声,赶紧趁机把柳妃菲拉进我身边大吃豆腐,大概是老公的死和现场的混乱让大美女已经不知所措,即使被我拉入了怀里摸着纤腰,柳妃菲此时也只是看着陈方的尸首,嘴里夹杂不清的呢喃着什么。  格拉尔并不是不要命,应该说他这招很聪明,看到格拉尔加速向我冲过来,雪月冰媚以为他要与自己的主人同归于尽,赶忙强行收起魔女的天目,也是运用起了加速魔法想冲过来拦住格拉尔  格拉尔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着雪月冰媚被自己成功调动的间隙,格拉尔忽然一个转向,反方向飞也似的逃离了战场。  雪月冰媚被格拉尔骗过,再追也来不及,只能落到我身边,看了看陈方的尸首,带着低沉的语气向我赔罪  「主人……对不起……小母狗没用……」  「呵呵,那到晚上主人再好好惩罚小母狗吧……」  听着这时候我还没个正经,一旁的李思倩大翻白眼,轻轻碰了我提醒了一句别的岔开了话题  「主人,我想冰媚姐姐也算全然无功,先不说击退了敌方大将,看来这格拉尔受伤也不轻,看地上的血迹」  果然,顺着李思倩的小嘴努着的方向,一滩滩的血迹洒在格拉尔头逃离的路线上  「奇怪啊,雪月冰媚那一招砍在他后背不至于伤的这么重吧」  「是不至于,但是他强行发动暗影术时间过长,想必内脏受的负担太大了,这种强化体术的魔法对于身体来说一般人可是承受不住的」  点了点头同意了李思倩的话,转而望了望城墙缺口部分,由于雪月冰媚刚才发动了魔女的天目杀了不少叛军,此时卡尔费萨的部队已经略略被杀退了一些  「小母狗,你去帮帮教廷军的守城部队吧,这里不用你管了」  雪月冰媚听了我的吩咐向我行了个性奴礼之后,便起身飞向了厮杀中的两军阵前,大概不少人都会死在魔女的天目之下吧,搂着柳妃菲的我是这么想的。  「你也抱够了吧,放开我」  柳妃菲这时候大概也反应了过来,推开我从我怀里拿出了身子,修长的媚眼透着惨淡的神色,还是看着已经身首异处的陈方不肯移开。  「妃菲,陈方已经死了,你这又是何必?」  「老公死了又怎么样,我这辈子爱的只有我老公一个人」  「你也知道我是魔神,妃菲,说开了吧,只要你愿意做我的性奴,虽然现在还不行,未来我和魔神完成了人格融合,我可以让你和陈方在别的世界团聚怎么样?作为掌管冥界的神,这点是很简单的」  柳妃菲看了看我的提议,向前迈了几步,忽然啪的一声给了我一个耳光  「你……无耻,我除了老公之外是绝对不会跟任何一个男人的,退一万步,就是和谁,我也不会和你」  「柳妃菲,你可以要想清楚,陈方已经死了,我念及他忠于教廷才会给你这次机会,好啊,看来你还挺倔强,未来你就等着在别的世界被千百个男人骑吧」  被打的恼羞成怒的我捂着脸开始口不择言,即使李思倩拉着我也无法让我冷静,从来没一个女人会让我这般的没面子,这个柳妃菲明知我是魔神还敢对我如此放肆,让我怎能不愤怒。  柳妃菲狭长优美的美目噙着泪水不说话,只是抱起陈方的尸首搂在怀里,跪坐在一片沙土飞扬的战场上,再也不搭理我的恶言。  「你……」  还想说什么,已经杀退敌人的雪月冰媚也飞回了我身边,看着我恼怒的猪肝脸一把拉住了我,在耳边低语了一句  「主人……算了吧……你也真是的……哪有人家老公第一天死了你就在一旁劝人家改嫁的……」  听着情欲魔女的吐槽,我一把抓着对方的硕大乳球狠狠的捏了起来  「小贱货,哼……算了,我们走……」  反正叛军已退,余下的就交给费舍尔吧,本来还考虑用不用公布自己的魔神身份接过指挥权,现在想想,都TM还咋咋的吧,教廷军被人灭了无非就是拉着莉亚丝离开哈菲特好了,说起来这帮傻逼死活干我毛事,就让柳妃菲被叛军抓住千人骑万人捅才好。  拉着雪月冰媚回到了房间,让月琳和李思倩守好房门,也懒得洗澡,直接将情欲魔女的衣襟肆意扒下,随后直接压在了雪月冰媚的身上,分开那双圆润修长的美腿,直接将肉棒狠狠的顶入了桃源秘洞里  「啊……主……主人……」  「贱货,喊什么喊……」  本来雪月冰媚还想着发出淫语诱惑我的情欲,被我一骂再也不看吭声,只好杏眼委屈的看着我,尽量的把长腿分开,方便我进出紧密的膣肉秘洞  「小母狗,被我干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死人啊,啪」  雪月冰媚不敢吱声,在她身上爬动了一会,我忽然有反手一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找碴辱骂着情欲魔女  知道我是在把刘菲菲身上的气迁怒于她,雪月冰媚只好小嘴抿着,哼哼唧唧的发着别扭的呻吟声  「贱货,柳妃菲,嗯……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  我握住雪月冰媚的巨乳,完全把身下美丽的情欲魔女当做柳妃菲在肆虐施暴。  「主人……啊……好……好痛……」  被我将原本雪腻鼓胀的巨乳掐捏已经红肿的雪月冰媚哀声的在我身下摇曳纤腰讨饶,不过又是被我一个耳光打的再也不敢说痛了  「贱货,还敢说痛?说舒服……嗯……快啊……」  「啊……是……主人……插的……小母狗……好舒服……」  雪月冰媚将长腿完全攀住我的腰,承受着我在床上的兽行,两只大大的杏眼含着痛楚,却不敢将这份凄惨的视线投过来被我看见,只好侧着雪白的粉脸,让淡蓝的银发黏在侧脸上,让我压在她的身上随意插弄。  「嗯……柳妃菲……你个贱货……我干烂的你小穴……让你傲……干死你……」  趴在雪月冰媚的身上,我脑中想着的还是柳妃菲美目顾盼的媚态,这小贱货骨子里倒挺像晓月凝的,总有一骨子叛逆的味道,只是晓月凝那只母狗当年被我用兽交俱乐部就给吓到了,柳妃菲却和深闺里的大小姐晓月凝不同,用这种小儿科把戏根本没用。  下身一阵急促的加速挺动,不想忍耐,直接将肉棒狠狠的顶入了雪月冰媚的子宫颈口,扑哧哧的将精液全都射入了情欲魔女的子宫内  「贱货柳妃菲,我射烂你的子宫」  发泄式的喊了一句,我便直接爬在了雪月冰媚香软的娇躯上,粗重的喘着心中的郁闷,揉捏着那对饱满的巨乳,脑子里,却全然的空空无物,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泄尽欲望后的空虚反倒在此时彻底的填满了我的内心……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