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9回无常离间】



遇上袭击,奥古斯体内妖气自然反击,霎时一道白光绽放,只见他背后倏然张开一双雪白的翅膀,浑身上下散发着洁白的光芒。  「汝乃何人?」  奥古斯咬牙切齿地问道,手掌划动,凭空出现一道十字光辉。  愆僧冷眼轻蔑,朝前一步踏出,举拳便打,十字妖光被佛魔之力强行扑灭,奥古斯顿时再添新伤,口吐朱红。  就在这个时候,鹭明鸾抢身而出,拦在愆僧和奥古斯跟前,说道:「大师,且慢动手!」  愆僧道:「你有何事?」  鹭明鸾道:「大师明鉴,此人曾将一名女子掳走,如今还不知所踪,妾身希望大师能先放他一条狗命,待妾身问出那名女子的下落,再行极刑也不迟。」  愆僧淡淡地道:「你变了!当年见你的时候,你虽是妖类,但身上毫无杀孽,犹如出尘莲花般纯洁,可是今日的你全身上下充满戾气和杀业,徒手血腥。」  鹭明鸾微微一愣,叹道:「世道如此,不变不行。」  愆僧阴阴低笑道:「说得对,世道已然污秽,再怎么纯洁至洁也难以独身!」  留下声声诡笑,愆僧扬尘而去。  那个险些侵犯的少女,早已就吓晕过去,头一歪就躺在地上。  鹭明鸾出神地望着愆僧离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夜幕之中。  潇潇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一把揪起受伤的奥古斯,在他肚子上连踹了两脚,痛得他咧嘴龇牙。  潇潇像拎小鸡一般,提起这高大的西夷汉子,歪着脑袋道:「黄毛鬼,你刚才为什么要压在那个姐姐身上?」  奥古斯有气无力地道:「潇潇姑娘,我在跟她做游戏……」  潇潇呸道:「骗人,你明明就是在欺负人家!」  奥古斯吞了吞口水,说道:「是真的,是她先要跟我玩游戏的……」  潇潇奇道:「什么游戏?」  奥古斯呵呵道:「男人跟女人有很好玩的游戏……」  「住口!」  鹭明鸾柳眉倒竖,朝着奥古斯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他满眼金星。  奥古斯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吓得浑身发抖,哆嗦地道:「师父……我,我知道错了!」  鹭明鸾冷笑道:「是吗?为师怎么没看出来呢?」  奥古斯牙齿上下打架,咕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道:「师父饶命,师父饶命啊!」  鹭明鸾冷冷地道:「闲话少提,你掳走的那个姑娘在何处?」  奥古斯知无不言,当即招供道:「弟子把她放置在城东的岳枫客栈,天字一号房!」  鹭明鸾朝龙辉传音道:「龙将军,那姑娘的下落已经知晓了,至于这个孽障,妾身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上回你对潇潇意图不轨,为师已经宽恕过你了,今日绝不姑息!」  鹭明鸾粉面一沉,玉手一扬,一道凌厉的爪劲打向奥古斯的裆部。  只见鹭明鸾五指一握,隔空一抓,奥古斯发出一声悲惨的尖叫,双手立即捂住裆部,痛得满地打滚,鲜红的血迹染满了整条裤子。  潇潇咦了一声,奇道:「师父,你做了什么,弄得这个黄毛鬼喊得跟杀猪一样?」  鹭明鸾笑道:「捏碎了两个蛋罢了。」  潇潇又问道:「他身上有两个蛋?」  鹭明鸾忍俊不禁道:「是呀,每个男人身上都有两个蛋蛋,只要捏碎,保管这些臭男人哭爹喊娘,痛不欲生!」  潇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鹭明鸾望着龙辉道:「龙将军,此人虽说罪大恶极,但毕竟是西夷使臣,若冒然杀死,只怕会引起两国之争,妾身已经断了他的子孙根,还望龙将军能网开一面。」  龙辉想了想,觉得有理,便点头道:「既然此獠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此事便到此为止,若再让我遇上他作恶,定斩不饶!」  说罢便朝岳枫客栈赶去,到了那间客栈,龙辉直奔天字一号房,推门进入,只见床榻上横卧着一名少女,正是宫采苓。  她衣衫整齐,并无受到淫辱的迹象,龙辉不放心,便轻轻掀起她的衣袖,只见粉嫩雪藕般的小臂有一点艳丽的朱红,正是守宫砂。  龙辉推宫过血,宫采苓嘤咛一声缓缓睁眼,甫一见到有人先是大吃一惊,吓得蜷缩在床角,待看清龙辉的模样后,她才松了口气。  「龙大人,原来是你!」  宫采苓长出一口气道。  龙辉道:「宫姑娘,正是在下,那个歹人我已经收拾了,你不用担心!」  宫采苓感激地道:「妾身多谢龙大人救命之恩。」  龙辉笑道:「客气了,令兄还在担忧,便让在下送姑娘回去吧。」  宫采苓点了点头,跳下床跟着龙辉往外走。  出了客栈,街道上极为宁静,两人走了一段路后,宫采苓忽然开口问道:「龙,龙大人,妾身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龙辉点头道:「姑娘有话请说。」  宫采苓粉面生晕,咬唇道:「龙大人……不知哪位洛先生现在何处?」  龙辉身子不禁一僵,不知如何作答,叹了口气道:「宫姑娘,此事过些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宫采苓看出龙辉似有苦衷,于是也不便多问,将满肚狐疑都压了下去。  龙辉未免他们再遭不测,干脆让他们兄妹以远房亲戚的身份住进龙府,安顿好两兄妹后,龙辉本想召集盘龙高手商议事情,却感一股妖气涌入,回首一看,只见潇潇俏生生地站在他身后。  龙辉奇道:「潇潇姑娘,有事吗?」  潇潇道:「我今晚想去文思殿一趟,你来帮忙吧。」  言辞毫不客气,仿佛像是下命令一般,但语气却是颇为娇俏,犹如小孩子在向大人索讨糖果。  龙辉蹙眉道:「潇潇姑娘,你为何要来找我?」  潇潇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说道:「你帮过我师父,是好人,找你帮忙应该没错!」  龙辉问道:「你为什么要去文思殿?」  潇潇道:「当然是偷试题,帮我师父赢得赌约了,上回去文思殿遇上那只小凤凰,这回我要找你做个帮手。」  龙辉莞尔道:「你师父知道你出来的事吗?」  潇潇摇头道:「师父捏爆黄毛鬼的蛋蛋后,就把他送回驿馆了,我趁着她不在偷偷跑出来的。」  「这小丫头似乎脑子缺根筋,既然她主动来寻我,便趁此机会套点秘密出来。」  龙辉觉得潇潇似乎比较天真,于是便点头答应。  潇潇甚是欣喜,也不比男女之嫌,伸出柔荑小手,拉起龙辉便朝外奔去。  龙辉只觉得她的小手温润柔滑,极为舒服,心中暗忖道:「鹭明鸾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教出这么个傻丫头呢?」  疑惑未解,两人已经潜入文思殿,潇潇蹑手蹑足地在暗处走着,犹如一只小猫,借着夜色去厨房偷鱼吃。  龙辉低声问道:「潇潇姑娘,你知道试题在哪吗?」  潇潇道:「知道就不会找你来了,快点帮忙找,别废话!」  龙辉耸耸肩道:「小姑娘,哪有你说话这么横的,求人办事可得客气点!」  潇潇回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道:「你不帮我吗?」  龙辉摇头道:「不帮,除非你好好说话。」  潇潇哦了一声,狠狠一咬牙,五指筛张,竟朝着龙辉裤裆抓来。  龙辉一惊,急忙伸手挡住,怒道:「臭丫头,你干什么!」  潇潇甚是得意地道:「抓爆你的蛋蛋,也要你跟那个黄毛鬼一样哭爹喊娘,谁叫你不帮忙!」  龙辉顿时一阵抓狂,哭笑不得,这丫头竟然学样有样,鹭明鸾怎么做,她就怎么做,竟然学起猴子偷桃此等下作的招数。  「丫头,这种招式可不能随便用!」  龙辉虎着脸道。  潇潇扬起小脸,嘟嘴道:「我以前没捏过蛋蛋,你就让我试一下吧。」  看着她那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样子,龙辉不禁一阵气结,无奈地道:「算了,我帮你找试题」  潇潇白了他一眼,似乎带着几分失望。  龙辉带着这个小丫头朝文思殿深处摸去,可是总觉得这丫头的眼睛似乎在放光,宛若幽暗中饿狼的眼眸,盯得他遍体生寒,再仔细一看,发觉那双明媚的眼眸似乎正注视着自己的裆部。  「这死丫头不会还想着那个捏蛋吧?」  龙辉立即提高警惕,防范着潇潇狠施毒手。  倏然,前方九尺处闪过一道人影,潇潇眼神蓦地一冷,玉手一探,扣住那人的喉咙。  龙辉不禁奇怪,这妮子平日里带着几分娇憨傻气,怎么有时候又变得这般冷艳和肃杀。  「先别杀他!」  龙辉急忙制止道。  潇潇嗯了一声,反掌切将那人打晕。  龙辉定神一看,这个昏迷的男子衣裳朴素,袖口和前襟处沾着不少油迹和菜汁,显然是个厨子。  龙辉思忖道:「半夜三更的,还有厨子在这儿出没,难道是要煮明日的早饭?」  看得有些怪异,龙辉便蹲下身来,细细查看那名厨子,发觉他手掌的肌肤甚是细嫩,不似常做粗活的人,于是便心生疑惑,试着用真气刺探此人的内息,发觉其体内有股纯正阳和的真元。  「是儒门的人!」  龙辉总算理出了一些头绪,「当初冰儿没有寻到试题踪迹,想来是靳紫衣做了妥善安排,将试题藏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心念所及,龙辉走入厨房。  只见厨房内黑灯瞎火,但以龙辉的眼力就算在黑暗也能视物。  文思殿的厨房负责文科举考生的一切膳食,所以占地甚大,各种各类的生菜摆满了四周。  潇潇饶有兴趣地望着四周,问道:「你肚子饿了吗,为什么要来厨房?」  龙辉道:「我怀疑试题就藏在这儿!」  潇潇眨了眨眼睛道:「试题是包子吗,为什么要藏在厨房?」  龙辉险些没被她问得吐血,耐着性子道:「正所谓最不起眼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靳紫衣把来日的文科举试题放在这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潇潇蹙了蹙眉,跺脚道:「你说话别说这么长,我听不懂!」  龙辉实在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也懒得跟她废话,眼睛向四周扫视,寻觅一切可疑的迹象:「那个儒生扮作厨子,想必就是确认试题的安全,厨房应该就是收藏试题的地方,可是这儿如此宽阔和杂乱,要如何下手呢?」  「此地虽是藏匿的好去处,但每日来厨子进进出出,难免不会出现纰漏,所以靳紫衣才安排门人扮作厨子在此监视……」  就在龙辉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之际,却听到身后一声卡啦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碎开一般。  回首一看,只见潇潇手中渗出黏黄色浆液,正是一个碎开的鸡蛋。  龙辉奇道:「潇潇,你做什么?」  「捏鸡蛋,看看好不好玩!」  潇潇一边答话,一边从篮子里抓起鸡蛋捏碎,玩得不亦乐乎。  龙辉急忙过去制止她:「我们是来找试题的,别再玩了!」  「你不喜欢吗?」  「对!噼里啪啦的吵死人了」  潇潇想了想道:「不捏鸡蛋,那我捏你的蛋蛋吧!我听师父捏黄毛鬼的时候,没有这噼里啪啦的声音,你就不会觉得吵耳了。」  说着就要伸手去抓龙辉的裤裆。  龙辉急忙捧过一箩筐的鸡蛋,塞到她怀里道:「当我刚才没说过,你继续!」  耳边一直响起鸡蛋的破碎声,龙辉实在是哭笑不得,随口问道:「潇潇,我看你每次出招的时候,就会变得十分冷酷,这是怎么回事?」  潇潇捏碎一个鸡蛋,说道:「师父说过,打架的时候一定要装得凶一些,这才吓得住人,打起来才不会输。」  「这丫头脑子似乎不傻,但怎么做事却是稀奇古怪的?」  龙辉暗忖道,「鹭明鸾真是不容易,把这么一个活宝带在身边十多年,换成是我早就疯了!」  找了半刻钟,龙辉发觉灶台下的砖块有些松动,于是弯下腰来撬开那块砖头,只见里边安置着一个包袱,外边乃是用防火防水的天蚕丝包裹。  掀开天蚕丝,看见一个绣花锦囊,开口处用朱砂红泥封住,还盖着一个特殊的印章。  此印章正是皇甫武吉亲手按下,锦囊内装着正是此次文科会试的试题,只有在考试当天四名主考官和宋王同时到场,当着所有考生的面才能打开,若在开封之前发现印章有损,那这份试题便要作废,再重新出题。  潇潇看着锦囊道:「好漂亮的香囊,快给我瞧瞧!」  龙辉急忙将锦囊收到怀里,喝道:「这是锦囊,不是香囊!」  潇潇嗔道:「管你什么囊,我觉得它好看,你快拿来。」  说着便伸手去抢,原本纤细洁白的玉掌,此刻尽是黏糊糊的赃物,蛋清蛋黄,还有蛋壳全挂在她手掌上,龙辉也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里边装着是科举的试题,你手这么脏,不要乱碰!」  龙辉及时喝止了这小丫头。  潇潇嗯了一声,竟在龙辉身上抹了几下,把碎蛋全擦到了他衣服上,末了还一本正经地道:「我搽干净手了,快把香囊给我。」  望着那张粉嘟嘟的圆脸,还有清澈明亮的眸子,龙辉一点脾气都没有,原本想杀人的冲动不翼而飞。  龙辉耐着性子解释道:「这锦囊外有印章封口,若损坏朱砂红泥,这份试题就要作废,潇潇姑娘,你还是别乱碰,免得坏了大事!」  潇潇道:「你少担心,我不碰那个劳什子印章也能知道里边写什么!」  龙辉奇道:「你有何良策?」  潇潇道:「先把香囊拿出来,我用七色琉璃眼看一下就可以了。」  龙辉听得奇怪,但看着丫头满脸郑重,也不想撒谎,于是就把锦囊取出。  潇潇伸手抢过,将将囊祭起,只见她瞳孔聚起一层犹如彩虹般的光芒,奇光稍纵即逝,转眼双眸又恢复正常。  潇潇将锦囊还给龙辉,说道:「师父说了,看过后就把试题放回原处,将一切都恢复原样。」  龙辉满肚狐疑,只见潇潇二话不说,将那个昏迷的儒生唤醒,随后眼眸聚力,明媚的眼睛望着儒生道:「你快回房睡觉,睡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儒生哦了一声,呆呆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显然是中了玄媚多神术的征象。  龙辉蹙眉道:「潇潇,你也会玄媚多神术吗?」  潇潇道:「是呀,师父交代过我的,做完事要把外人的记忆抹去。」  龙辉暗忖道:「原来鹭明鸾都已经把一切都交给她了,难怪她做事如此利索。」  潇潇虽然生性天真,但却有着极强的模仿和学习能力,鹭明鸾交代过的事她办得是妥妥当当,但是若没有提前交代她便会出幺蛾子,就像那天跟楚婉冰大打出手一样。  龙辉问道:「潇潇,你真看到试题写什么了吗?」  潇潇道:「是啊,七色琉璃眼可以透视的。我把里边的字都记下来啦。」  龙辉随口问道:「我不信,什么七色琉璃眼,哪有这么神奇的眼睛,你是吹牛的吧!」  潇潇柳眉倒竖,叉腰道:「你不信?」,龙辉道:「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潇潇被激起了好斗之心,哼了一声,再度聚起七色琉璃眼。  只见异光闪过,潇潇微微张开檀口,瞪眼道:「原来你下边不止有两颗蛋蛋,还有根香蕉……还长着黑乎乎的毛,难看死了!」  龙辉不禁大窘,他原本是想激将这小丫头,诱她说出试题内容,哪想到这死丫头只见用琉璃眼把他自己瞧了个精光。  龙辉尴尬地道:「潇潇,别乱看,小心长针眼!」  潇潇一听,急忙捂住眼睛,跺足道:「完了,完了,我怎么忘了这回事啦……师父也不许我用琉璃眼看男人,她也说会长针眼的!」  龙辉见状,立即吓唬她道:「长针眼会很难受的,你先是眼睛流脓,臭气熏天,什么苍蝇蚂蚁都朝你眼睛挤去,爬满你整张脸,先吃光的眼珠,再咬烂你的皮肤……最后你就变成一个丑八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  潇潇身子一阵哆嗦,眼圈竟一阵泛红,跺脚道:「我不要长针眼,不要长针眼……」  说着说着,她想到以后就要变成瞎子,心里一阵酸楚,呜呜地哭了出来。  龙辉强忍着笑意道:「其实你只要把看到的东西全部说出来,就不会长针眼了。」  潇潇抬起梨花带泪的粉脸,瞪圆妙目,问道:「只要说出来我就不会变瞎子了吗?」  龙辉点点头,坚定地应了一声是。  潇潇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地道:「臭小子腿心那儿长着两个蛋和一根肉茄子,黑不溜秋的一堆毛……两个蛋、一根肉茄子,一堆毛。」  她煞有介事地不断叨念,说了一会,她嫌麻烦干脆就直接说「蛋、茄子、毛」,如此反复下去。  龙辉本来想诓她说出试题内容,谁知道弄巧成拙,引开了这丫头的话匣子,而且还是满嘴的胡话,听得他哭笑不得。  「除了这个还要把锦囊内的东西说出来!」  龙辉打断她道。  潇潇哦了一声,说道:「锦囊里边有张纸,纸上写着字!锦囊里边有张纸,纸上写着字!锦囊里边有张纸,纸上写着字!」  她一股脑地把话说出,而且一句话重复数次,生怕说少了一句就会变成瞎子。  龙辉又问道:「写着什么字?」  「写着……」  潇潇忽然想起了些什么,立即改口道,「不行,师父不准我说出来的!」  龙辉道:「不说出来,你就会变瞎子了!」  潇潇咬了咬嘴唇,妮声说道:「变瞎子就变瞎子吧,反正师父不准我说,我死了不说!」  龙辉险些被气得吐血,没好气地道:「你不说,你师父选的那个书生又怎么知道试题呢?」  潇潇道:「师父让我找到试题后,就用张纸条传给书生,而且只能让书生一个人知道。」  她虽然害怕长针眼,但对于试题的去向却是极为坚定,眼眸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神色。  龙辉心忖道:「这小妮子虽然有点古怪,但也绝不是笨人,我若过分相逼,说不定会弄巧成拙,罢了,就看看鹭明鸾的赌注压在何人身上。」  潇潇取得试题后,便走出厨房,施展灵蛇身法朝考生的住宅潜去。  只见娇俏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游走,少女细腻的腰身在夜色中划出一抹动人的曲线。  潇潇施展妖族秘法,犹如轻风般飘入屋内,出手将屋内的人点晕,只剩余一人。  「潇潇姑娘?」  屋内响起一个惊愕的声音,龙辉听得甚是耳熟,朝着屋内一瞧,发现薛乐正满脸愕然地靠坐在床上,而章铭和郭飞则昏迷不醒。  潇潇将一个纸团塞给薛乐,说道:「这是便是会试的题目,你拿着吧!」  薛乐微微一愣,急忙将纸团推了回去,摇头道:「我不能要!」  潇潇奇道:「为什么?」  薛乐道:「潇潇姑娘,你与令师的恩情子义铭感五内,但我若提前知晓试题,便是对其他考生不公平,在下会良心不安的。」  潇潇歪着脑袋问道:「良心不安是什么?」  薛乐似乎跟潇潇十分熟络,知道不能用太过复杂的话来与她交谈,于是便化繁为简:「良心不安,人就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做什么事情都会没劲。」  潇潇哦了一声道:「这样岂不是很没劲?」  薛乐道:「是呀,所以还请潇潇姑娘收回试题。」  潇潇摇头道:「不行,师父要我把试题交给你,我要是办不好,也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良心不安的。」  龙辉在外边听得不禁暗笑,思忖道:「这丫头还真是学样有样,这么快就把良心不安这个词用上了。」  不过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毕竟薛乐收不收试题,对于这个鸾凤赌约并无影响,起码在文科举方面双方已经打了平手,如今龙辉的心思便可以全力集中到武举上。  薛乐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收下了,这样子的话潇潇姑娘你应该不会良心不安了。」  潇潇拍手笑道:「这就对了嘛,书呆子,你好好收着试题,我回去找师父复命了。」  将纸团递给薛乐后,她蹦蹦跳跳地走出门外。  龙辉在临走前往屋内瞥了一眼,透过门缝,只见薛乐直接将写着试题的纸团放到油灯上点燃,看到这里,龙辉也不禁暗赞一声好个风骨傲然的书生。  将奥古斯送回驿馆后,鹭明鸾满怀心事走回裴府,若非为了借助西夷之力,她早就把奥古斯的脖子拧断了,何必仅仅断他子孙根。  「西夷蛮狗果然是不通教化,当年或许就不该把傲鸟族精血打入这奥古斯体内!」  鹭明鸾暗叹一声,当年她逃出傀山后,怕遭到洛清妍的追杀,于是便一路西行,来到格兰罗马国。  正好遇上宫廷惊变,鹭明鸾心生一念,借着西夷局势不稳的机会,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她选定了其中诸多皇子中最为窝囊的一个,便是今天的奥古斯,此人好色懦弱,毫无主见,正好是一个可以控制的对象。  于是鹭明鸾便收他为徒。  将傲鸟族精血融入他体内,使得他可以修炼妖族神通,在武力上压倒其他皇子,然后鹭明鸾又在背后出谋划策,将其他碍事的皇子一一铲除,助奥古斯登上皇储之位。  谁料温饱思淫欲,奥古斯在被立为太子后竟想对潇潇意图不轨,潇潇虽然性子古怪单纯,但也不是傻人,当奥古斯以捉迷藏的借口寻她的时候,潇潇便将奥古斯痛打一顿,之后鹭明鸾得知事情始末,一怒之下逆转奥古斯体内妖气,令他连受数日的折磨,从此奥古斯便不敢再对潇潇有何想法,一见到她们师徒就像老鼠见了猫,唯唯诺诺,毕恭毕敬。  当走到国运大街时,鹭明鸾忽然闻到夜风中飘来一股血腥味,而且这股血腥味中极为熟悉,正是同族妖血的味道。  循着血腥味奔去,鹭明鸾抬头一望,入眼竟是叫她怒火腾燃的一幕,只见一根旗杆上挂着一具尸体——正是钱冲!钱冲尸体遍布多处伤痕,头颅更是插着九根银针,不但生前受尽折磨,还被人用某种针灸之术逼问,尸体上还挂着一条白布,白布上写着几个斗大血字,正是钱冲鲜血所书——妖后娘娘,千金万银,沧某笑纳了!「天柱、承灵、络却、脑空、风池、完骨、头维、百汇、神庭……普通人这九个穴位一旦受针,便会神智混乱,问什么答什么……钱冲妖筋已断,他根本就无法抗拒此等酷刑!」  鹭明鸾压下满腔怒火,暗忖道:「我回来后就没再见过钱冲,想不到他竟然落入昊天教之手,想必那笔钱财已经被昊天教逼问出来了,沧释天定是要报洛清妍当日夺宝之仇,所以才故意将钱冲的尸体悬挂出来,以作示威!」  沧释天这番举动虽然是冲着妖后而去,但钱冲已经归降自己,鹭明鸾眼见属下惨遭无名横祸,顿时怒上眉梢,粉拳紧握,咬牙切齿。  西夷驿馆,奥古斯脸色惨白,两眼无神地躺在床上,心中满是悲凉,虽有一腔怨气却不敢发泄,因为他曾见识过鹭明鸾的手段,哪怕自己身为西夷皇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面对鹭明鸾的时候,发觉自己犹如一个无力的婴孩。  绝望和悲凉之余,一股阴风吹入,奥古斯强忍胯下剧痛,挣扎站起身来,只见屋内竟出现了两道身影,一黑一白,头戴高帽,阴间勾魂使者。  奥古斯哆嗦地道:「你们是什么人?」  白影笑嘻嘻地道:「西夷胡种,爷爷是白无常,专勾死人魂魄。」  奥古斯曾跟鹭明鸾学艺,对于神州风俗也有几分了解,惊出一身冷汗,问道:「我还没死,你不要乱来!」  白无常笑道:「我知道你没死,但既然爷爷来早了,干脆就在这儿等你咽气了!」  奥古斯吓得浑身颤抖,用西夷话大喊:「有刺客,快来人啊!」  但喊了半天,却没有一人响应,白无常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说道:「西夷鬼子,别鬼叫了,你那些虾兵蟹将已经睡着了,任你喊破喉咙也没用!」  奥古斯蜷缩着身体,说道:「你们别乱来,我没死,你不可以勾我魂魄的!」  「啰嗦!」  那个黑影忽然厉喝一声,只见此人一脸凶相,吐字说辞也是十分凶狠,仿佛厉鬼上身,嗜人骨血。  奥古斯被他凶威所慑,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乖乖地闭上嘴巴。  白无常笑吟吟地道:「黑无常,你这么凶,想吓死他吗?」  黑无常道:「这个孙子跟在鹭明鸾身边,迟早都要没命,现在死了倒也痛快,总好过日后被那贼婆娘玩死!」  奥古斯打了个冷战,怯生生地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师父?」  白无常笑嘻嘻地道:「鹭明鸾曾是我们煞域的军师,对于她的事,爷爷我虽不敢说了如指掌,但还是知晓七八分的。当年她曾到过西夷,以她的手段,要把你们这群蠢猪收入帐下还不简单!」  奥古斯壮着胆子道:「你若敢乱来,我师父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白无常嘿嘿冷笑:「省省吧,她可不会当你徒弟,若不然怎会随手捏爆你的卵蛋呢,太监皇子!」  黑无常道:「这小子长着一对白色翅膀,应该称为没鸟的鸟人皇子!」  两人一唱一和,正好戳到痛处,奥古斯脸色阵红阵白,咬牙道:「你再敢说一遍,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白无常咦了一声道:「你这没鸟鸟人居然还有这般胆气,敢跟爷爷放肆!」  奥古斯怒喝一声,不顾伤势,祭起妖相,霎时白光夺目,一双雪白羽翼从背后伸出,手指凝气,划出一道十字白光。  只听黑无常冷笑一声,随手一抓,鬼气翻涌,吞噬洁白光辉,重创奥古斯。  白无常笑嘻嘻地走过去,一把揪住奥古斯的金发,将他头提了起来,说道:「没鸟的鸟皇子,这下听话了吧!」  奥古斯恨声道:「你们杀了我吧,反正我成了这个样子,也不想活了!」  白无常伸手拍了拍他脸颊,略带调侃的语气道:「哟,刚才还吓得半死,现在居然敢说这种大话,是不是老黑用力过猛,把你的脑子打坏了?」  奥古斯道:「绝后之痛,已让我生无可恋……」  白无常道:「既然你有勇气去死,为什么不去报仇呢?谁害你做了太监,你就十倍奉还。」  奥古斯阖上眼睛,叹道:「她太可怕了,要我跟她为敌,我宁可选择去死!」  白无常不屑地道:「笑话,鹭明鸾也就吓吓你们这些西夷人,在神州内,比她强的人有的是!」  奥古斯苦笑道:「你们不知道她的可怕,当年格兰罗马宫廷争斗时,我那些兄弟在她面前就像是婴儿一样无力,只要她想对付的人,无论有多少士兵保护,都活不过一天……」  黑无常呸道:「是你们没用,鹭明鸾那贱人在爷爷眼中不过是一条丧家犬罢了。」  奥古斯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黑无常冷哼一声,倨傲地阖上双目。  白无常笑道:「金毛皇子,让爷爷告诉你吧,你那个师父当年在族里争权失败,被人打得落花流水,才跑到你们那个鸟地方称王称霸的。」  奥古斯不可置信地道:「不可能,世上怎么还有人能打败她?」  白无常翻翻白眼,冷笑道:「真是土帽一个,鹭明鸾要是真的这么强,早就称霸天下了,哪用得着整日躲躲藏藏。」  奥古斯吞了吞口水,说道:「当年打败她的人在那里?」  白无常笑道:「是她师姐,也就是今天的妖族之主。爷爷说这么多,只不过想让你知道鹭明鸾并非无敌,你大可放手一搏,报仇雪恨!」  奥古斯摇头道:「不行,我不是她的对手!」  白无常道:「你一个人不是对手,难道就不会找人帮忙吗?」  奥古斯叹道:「我人不生地不熟的,找谁帮忙?若是回格兰罗马,哪里的人都把她当成神一样膜拜,我更加不是对手。」  白无常道:「你眼前不就是有很好的对象吗?」  奥古斯疑惑地道:「你比她强吗?」  白无常摇头道:「坦白说,无论武功和智谋,我们兄弟两都不如鹭明鸾。」  奥古斯哼道:「既然如此,说这些有什么用!」  白无常道:「我们陛下却比她强上百倍,只要你肯归顺煞域,陛下定会替你报仇雪恨的!」  奥古斯问道:「你们陛下是什么来头,真有这么厉害?」  「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奥古斯话音未落,一个阴沉的声音由虚空传来,宛若万鬼哀嚎,叫人胆战心惊。  全身被冥气笼罩,奥古斯不禁全身发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黑白无常,带此人来见孤!」  「无常领命!」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