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绿帽篆】三十八章 天之羽翼 第七 ~ 十三回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七回  「嘿嘿!你们两姊妹天生一副淫荡样,不愧是对同病相怜的贱女人啊!」此言一落,经已浑身似火的龙定义,血脉膨胀的他几乎眼也不眨,随即一把手就抓着本身那一条勃挺坚硬的大阳具,然后再对准另一位淫娃洪月怡下体一片湿淋淋的桃花阴唇,「噗啪」一声便狠狠地往内插了进去。  「啊……啊……啊……唔……」有如电光石火之间,满脸红霞的洪月怡顿时被插得双腿痉挛、双眼紧闭、娥眉紧蹙,樱桃般的玉嘴紧接着微开。  此时候,最让他意想不到的却是外表如此般清纯的小娃子,气质犹如圣洁的仙女一般的名门后族,如今竟然会一反常态,彷佛变成了一个怨艾的小母狗般,下体不仅溢出了大量的淫水,而且下体那粉嫩艳红的阴唇更是紧紧地擒住了他本身那条筋脉膨胀的阳具肉身,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欲。  他二话不说随即使出生平的性交大绝招,猛地鼓了一口气便在她身上使出一招四量拨千斤的招数,秀臀和下体不时发出「啪啪啪」的狂操浪声,震感强烈,摇晃厉害,快似劲风,劲似铁锤,他就此带着如此般的冲劲每次往下插入之际,整根阳具几乎一根到底,直达阴道底内的花心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啊……啊……啊……」洪月怡疯狂地发出欲仙欲死的娇啼声,浑身竟似一条死鱼般躺在那儿,纤细修长的十指更是紧紧握住龙定义的肩膀上,彷佛正在忍受着大阳具粗暴狂野所带来的痛楚,只是这般痛楚之外,又令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同时也让她爽得淫水全溢,高潮连连。  除此之外,浑身淌满香汗的凤葶玉似乎也受不了身边的震动,肛门微开的她也同时不停地发出娇喘浪声,乳白透明的淫水也不停随着洪姑娘的震动,顿时水花般的溅出穴外,两女的粉红神情宛若孪生姊妹花,好不凄美!  「嗯嗯嗯……受不了……啊……我……我要爽上天了……呀……啊啊……我要操死你们……啊啊……」蓦地,龙定义窜了起身,全身发火的他索性将整根激动的阳具给抽了出来,然后就像一支飞箭似的,随即爬到那两女的脸上,然后半身蹲在她俩的脸上,一把手张开她俩的玉唇,然后再一手抓着自己的阳具,整个人顿时发出一阵狼嚎般的喊叫声。  早已丧失了理性的龙定义岂会如此容易放过她们,但如今暂时为了要弥补他心中的那一团冤屈,即使棘手摧花,促使他丧失人性出卖任何一方也在所不惜,就是为了要达到最终目的,所以他必定要心狠手辣继续牺牲他身边周围的人。  「老刘你这个臭小子,现在本大爷就好好喂饱你这两位未过门的贱妻,你就乖乖等着当你的乌龟王八蛋吧!哈哈哈!哇哈哈……」龙定义一边激动地摇晃着手中的武器,一边对准眼前那两姊妹的娇美脸蛋,一脸淫猥的笑着说:「你们这对好姊妹碰上了那乌龟王八蛋就算你们这辈子倒楣了,日后还有你们更好受的!啊……全给我喝下去……」  就在几秒钟之后,正当他狂抽猛套了半晌,满脸狰狞的他仍然在那两张脸蛋上游走,但随着一声巨啸之下,彷佛一锅粥般的浓稠浆液终于喷射在她俩各自娇美的脸蛋上去了。  「噢啊……啊……」惊呼声之下,赤裸裸的洪月怡以及凤葶玉两人登时被脸上所飞溅过来的热浆吓得无所遁形,各自的秀鼻、眼睛以及玉嘴里外几乎都沾满了数之不少的精液,而且浑身像似触电般的躺在地面上娇喘连连,淫态既性感淫荡,又蚀骨锁魂。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八回  此情此景,龙定义一边挺着手中的大阳具,一边放眼盯着眼前这两位忘形放浪的小淫娃,纵使经过了方才那一场猛烈的高潮,但手中的阳具肉身不仅没有半点疲惫的迹像,而且还红肿无比,高翘的龟头更是威猛过人。  「他妈的臭胚子,这下你们可饱了吧?还不好好给我砥弄干净!」龙定义得意地一手把手中的阳具塞进她俩之间的玉唇里头,一阵子深插到喉咙的尽头,倏地又猛抽了出来,随着大阳具的一进一出、一左一右,如此般充满窒息感的深喉抽插,眼前两位满嘴琼浆的淫娃更是忘形地发出一阵令人情绪高涨的哽咽浪声。  「噢噢~~啊!噢噢噢啊!噢噢~~~~」  沉暗的破庙四周不断传出一阵接一阵深含哽咽的呻吟,玩弄了片刻之后,眼见躺在地面上两位凄惨不堪的姊妹花几乎到达了丧失人性的境界,阴奸卑鄙的龙定义顿时露出了一脸战胜的笑容,沉厚的笑声也随即扬开,而且笑声中更显得毫无半丝怜惜的感觉。  「哟啊哈哈!今晚老子就到此为止,暂时跟你们玩到这里好了!等你们这对好姊妹明日一早醒过来,可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哈哈哈!」说着,龙定义仍然把自己的阳具在她俩的脸上摩擦着,如此强劲的性交体魄,直叫全天下间的男士受耻。  「喔嗯~~人家还……还要~~好……好痒~~嗯……」洪月怡以及凤葶玉似乎还没填满体内的欲望似的,虽然她们是被体内的药性控制着,但从她们的沉吟浪声、红霞般的粉红脸颊、含春般的涣散眼神、微微张开的玉唇、湿漉漉的香喷舌尖,现今她们就像来自青楼的妓女,天生就要被千人干万人操的绝色淫娃。  真的很奇妙,明明已操弄过无数次了,然而摆在他面前的这两位古代女士却是如此的诱惑示人,在龙定义的眼中,眼见她俩赤裸裸的美貌丰姿,一腴一纤,一矮一高,无论玩弄了多少回合,他总还是会痴迷地沉醉于她俩的身上。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神秘的引力存在,并非只想利用她们来报仇雪恨如此简单。或许这也可以说明,这两位姓洪及姓凤的小女子很有可能早已撞进了龙定义本身的心里面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哟啊哈哈!今晚老子就到此为止,暂时跟你们玩到这里好了!长夜漫漫,你们这对好姊妹暂先休息一会儿,明日一早等你们这对好姊妹醒过来的时候,亲眼察觉到你们各自一身赤裸裸的样子,到时候可会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哈哈哈哈哈!」  语犹未了,满怀笑意的龙定义只身捡起了地面上的一些破烂衣裳,接着一手随意地往她俩之间的肉躯盖上,半晌,满脑子鬼主意的他眼见万事俱备,方翘起唇角笑了笑,最终缓步往外离去。  ……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好几个时辰,眨眼间彷佛已来到辰时。此刻晨曦微明,清凉微风如铃,鸟语声声婉啭,就在整一片毫无人烟的破庙四周安静一片之时,隐约间就传来了一阵模糊不清的细声。  乍看过去,一直仰卧在地面上的凤葶玉终于有苏醒过来的迹像,毫无力气的她只感觉自己全身乏力,脑袋昏昏沉沉似的。  「嗯……为何我……我全身好像没力气,整个脑袋变得如此疼痛乏力?」  语犹未了,凤葶玉只眨了眨眼,她瞧不见自己究竟身在哪儿,全身好像都已麻木似的。沉默间她也茫然不觉,眼波却转向身边的四周围,蓦地她竟给眼前的景像怔住了,心头登时一紧,瞬即直吓了一跳,方惊悉连她自己都是赤裸示人,而且平日一身白皙如玉的雪肌几乎都被一些莫明的胶黏给玷污了!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九回  「啊……」整个破庙四环登时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呼喊叫声。  凤葶玉瞧见就在她咫尺之间竟然躺着一具光溜溜的女子裸背,愣了半晌方知身旁的那具裸身原来就是跟随她上路的洪姑娘,这下她终于彻底的惊吓起来了。  昔日在江湖上见惯大风大浪的凤葶玉也二话不说,霍然焦急地爬了起身,然后再伸手本能地将她自己一身光溜溜的身躯以及最为紧要的重要部位给捂住,然而她天生一身玲珑有致的高窕肉躯又岂能如此容易可以捂住,她这下的激烈举动反而导致她胸前那一团勾魂的秀峰震荡不已,酥胸半露,胸线曼妙!  突然间,就在她一声尖叫的举动下,同时身在她身旁的洪月怡,原是昏迷不醒的她彷佛被这一声足以震天灵、泣鬼神的嚎叫,喊得她整个人即时弹了起身,瞬间也不禁睁开眼睛,亦因此被唤醒过来了。  这时候,洪月怡似乎还没察觉到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续而她只知道浑身的筋脉就像被人打断了一般,随即缓慢地坐了起来,倏地,她不觉的显得目瞪口呆,瞬间整个人就此愣在那儿!  洪月怡急促地瞧着,摆在她眼前的始终就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似假还真,惊讶了片刻,她真分不清楚了,瞧见咫尺间的凤姑娘亦是一身春光尽泄的样子,正当她再举眸凝住她一脸凝重失措的神情,自她那双丹凤的明眸中,却已不知何时泛起了一丝丝无奈的泪光。  洪月怡瞧着她一脸哀伤的神色,也不禁面色惊变,旋即一把手抓住了身上一些破烂的衣裳,只是单凭她身上一些破烂不堪的衣裳又岂能容得住她一身傲人丰腴的爆乳三围。不到半晌,她耸然变色了,登时破着嗓子,几乎沉不住气般,动容地喝着道:「姐……姐姐,我们究竟怎么了!为……为何我们竟然……竟然一丝不挂?」  察言观色,自前一阵子遭人毒手、本身早已经不是处子之躯的凤葶玉,即使再多么愚蠢的她,此际亦可以猜测得到眼前这位自称为她妹妹的洪姑娘,昨夜间很有可能经已遭人蹂躏肆弄,不知何故居然不幸的步上了她的后尘,以致一夜之间痛失了身为一位黄花闺女最为宝贵的处体。  「我……我……我不知道……」闻言,凤葶玉仍是黯然垂首,她彷佛有言说不尽,语声断断续续似的,嗓子里似乎哽咽了片刻,终于发出了一声叹息,然而她始终说不出任何一些安慰的言语。  「天啊!这……这是什么?为何我……我下体全都是血丝!」洪月怡垂眸直瞧着自己的下体,洞若观火,方知她自己最秘密的部位俱是乾透了的血丝之后,冷汗不知怎地沿着她额间急急滑落,不到半晌,她变得歇斯底里,一具光溜溜的身躯涔涔地扑了过去,也不再顾及自己的廉耻,顿然一把手抓住了她的手,疯了般摇动她的身体,语声显得着急地问道:「姐姐!请你坦白跟我说清楚,我……我是否被人……被人玷污了?你快说!快说啊!」  凤葶玉见她如此动容,她每一个字似乎涌入了她心窝里头,每一个字彷佛深深的震断了她一副沉重的心绪,转瞬间她登时爱妹心切,立即伸出了手,紧紧地握着她仍然发着抖的双手,跟着她赤裸着身子,猛地一个纵身,旋即扑向她的怀抱里,续而面上仍然显出一副六神无助的神情,唯有羞愧的闭上那双湿透了的明眸,并在她背后发出泣声,答着道:「对……对不起怡妹,是做姐的无能,无法在妹妹最需要姐帮忙的时候好好来保护你的人生安危,怎么说都是姐姐不好……姐姐该死的,是姐姐无能!」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十回  正所谓同性相怜,现今这两位天生丽质的尤物女子同时间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此等莫明的感觉并非一般人可以体会得到的。  就在这时刻里,她们两人就此毫无保留的贴在一块,两人几乎是零距离的紧黏在这个空间里头!两人香汗直流,雪肌泛红,体温加深,脸上的七情六欲好比牡丹花般香艳,而且各自胸前的傲人乳峰以及两枚粉嫩的乳晕犹如触电般的触碰磨蹭于一块,一震又一震,一搓又一搓,拥抱了半晌,她们两人不知怎地竟有一股热泉正要从心头直涌阴阜间,以致体内渐渐感到一种莫明的兴奋感。  仿如触电之间,洪月怡旋即转着眸,瞥了眼躺在破庙另一旁的丫鬟玉莲,瞧见她竟是一身整齐的衣裳,但为何只有她自己以及凤姑娘二人赤裸示人?猜想到这儿,心头为之一震,不由自主地傻愣了一下,跟着再失声介面道:「姐姐,昨日我俩明明正在一块用餐,而且还准备要就寝,为何一夜之间我俩却是衣冠不整呀?」  凤葶玉黯然了片刻,目光四顾,却是说不出口来,怔了怔便惨叹道:「别问了怡妹,我求求你了……」  言语之间,洪月怡脸上惊愕和慌张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她越是得不到明确的答案,她就越觉得此事不妙,心里更是胡思乱想,更觉得死不暝目,纵然阎罗王要她三更死,也要死个明白。  「此事关于到我的终身幸福,求姐姐不要对小妹再多隐瞒,我求求你了!」  「别问了怡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姐姐一时疏忽,以致怡妹你贞操不保……」凤葶玉着急地说着,眼眸更是泛起了一丝苦涩的泪光。  「如此说来,莫非我……我真的被人奸污了?」洪月怡半晌没有说话,彷佛正在独自思考似的,但终于咬紧牙根,一把手几乎推开了一直紧抱着的身躯,登时大声道:「禽兽,禽兽!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若然不是我也不想再做人了,即使死入黄泉也是愧对了洪府上上下下的列祖列宗!」  凤葶玉眼见身前的洪姑娘竟是一脸怨气般的举动,她脸更是红到颈脖,自觉又惭愧又无奈,转瞬间竟不觉的再次把她给紧紧搂住。  纵使身为武林侠女的凤葶玉已在江湖上打滚了许多年,但毕竟她也是个女儿家,只不过此前经过了一场浩劫的洗礼之后,她彷佛变得心灰意冷,深恶痛绝,自不然觉得活在这世上并无什么可值得她留恋,但此际面对于眼前的洪姑娘,毕竟这位妹妹身家清白,况且还出自名门贵族的门下,身为姐姐的她得悉眼前的妹妹就此要了结生命,她当然立即想要出言阻止此事发生。  凤葶玉焦急地劝说道:「怡妹莫要激动!姐姐也是深受其害,自当明白你的痛楚。姐姐死不足惜,但是假若怡妹你就此自寻短见,即使一死了之也是于事无补,更何况……你还有个即将要娶你过门的未婚夫。」  洪月怡呆然凝神了半晌,脑子里不禁怔了一会儿,自忖着那位姓刘的公子,旋即更是激动得泪光滢滢、语声颤抖,除了一直发出哭泣声,神情全是无法言语的无奈。  「那……那个姓刘的?如今我……我已是个不纯洁之躯,已是残花败柳了,我……我再也不能下嫁于他,我愧对了刘大哥!」洪月怡嘴里发出梦呓一般的颤声,悲极气噎之下,也不觉失声痛哭。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十一回  「怡妹乖,别哭了,先穿上衣裳再说,万大事也有姐姐陪伴你左右……说到底,我实在明白妹妹现今的心情,其实……我也有一句话想要向怡妹你说明。」凤葶玉二人一手快速地把衣裳一一穿好之后,凤葶玉似乎有话想说,但却不由得怔了一会。挣扎了半晌,脸上颇有犹豫的神色,终于长叹了一声,道:「实不相瞒,其实姐姐确有一事一直瞒着你,而且此事还关连到怡妹的终生幸福,关乎你日后的名节,只是现在不知该不该与你坦白相告……」  「有事瞒着我?」洪月怡听了她所言,不禁睁开湿滢滢的眼眸凝住她,心里更是狐疑了起来,怔住了良久,终于颤声问道:「姐姐有话不妨直言好了,妹妹答应一定不会生气的,姐姐有如我的亲生姐姐,即使天一般的错事,做妹的亦会原谅姐姐的半点过错,要不我也可以向天发誓。」  「你……你真是。」凤葶玉举眸瞧了她一眼,随即又惭愧地垂了下去,沉默了片刻,她彷佛心有余悸一般,清了清嗓子,再次哽咽地问道:「怡妹真……真不会生气姐姐?」  「姐姐,求求你快说吧!」芳龄尚轻的洪月怡岂能够抵挡得了心中的折磨,她二话不说登时催促面前的姐姐坦白交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沉默片间,凤葶玉一张瓜子脸,洪月怡一张鹅蛋脸,她们二人彷佛停顿在这个空间里头,各自久久地凝住对方的面上。在她们眼中,她俩仿似凝得痴痴迷迷,眼波如幻似梦一般,各自心中的女人家情怀就此尽在无言中。  「唉……姐姐一直以来对你隐瞒了此事,实在是情非得已,这件事情若要说回来,就得从前一阵子说起。」凤葶玉脸蛋泛红,不知是感到羞耻或是羞怒,她不禁暗叹思忖了一下,言语似乎支吾地顿了顿,脑子里彷佛正在思考着如何坦白说起。  过了半晌,瞻前顾后一番,她才缓慢地举起首,接着战战兢兢的直言叙说:「此前你那位未婚夫,也就是你的刘大哥,自从我遇见认识了他之后,因他来自遥远的塞外,而且在这儿还人生路不熟,所以就勉强带他一同上路。但是与他相处的日子久了,我觉得他好像怪里怪气似的,脸上总是显露出一副好色的样子,之后与他相处下来,竟然被我发现他三番四次偷偷藏在一角偷窥我沐浴更衣……所以才推断他其实一直都对我存有半点色心。  在上路期间,其实我早已事事谨慎,万事都已做足了防备,可是本小姐千算万算,竟然在一次不谨慎的时候,被他在我身上使用了一些莫明的迷药,之后他还斗胆的把我弄晕过去,事后当我苏醒过来,第一时间居然发现了他正睡在我身旁,而且我自己也是衣衫不整,知悉一切之后方知自己就此被他施暴奸污了整个晚上……我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忍不住当时的情绪,一把手就拿起了剑把立即扑过去,用手中的长剑连续痛刺了他好几剑,最后却给他有机逃走离去。  回想起这件事,我实在痛恨那个臭小子,我恨不得立刻就将他凌迟处死,一泄我心头之恨,然后再去煎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怎么说也是他亲手夺去了我宝贵的少女贞操,令我留下一辈子无法抹掉的心灵创伤。」  一直默不作声的洪月怡几乎发出一声轻叱:「你……你说什么啊?」  「唉……其实不瞒你说,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些值得我牵挂的东西了。姐姐又曾几何时没有考虑想过就此了结生命?此事之后,我实在是羞愧于我门师父多年来对我的耐心指导以及细心栽培,更愧对了与我相识多年的青梅竹马定义哥哥,一想到他,我心里面就像有千万支利针正要刺过来那样,更别说日后有否面目去面对他。若然勉强要我再多活在这世上半分半刻,多留在这世上也只有残留的痛楚而已……  但是此事转过来想一想,即使了结了生命又如何?坦白说,姐姐并非一个贪生怕死之辈,只不过现今江湖形势可危,亦非谈什么儿女私情的时候,我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不顾武林的安危。  为了不让那些武林邪派的奸计得逞,就算老天爷要我拼了条命,也要阻止这场武林浩劫发生。所以我俩日夜兼程,就是要连夜赶路立刻赶上那个武林大会去通知各方门派,好让各门各派预先提防一切。只要此事一旦平复之后,我就没有其它足以令我牵挂的事情了,然后就可以无怨无悔的了结此生。  唯一让我不舍得的就是和定义哥哥之间的一段情,我想今生今世都无法忘怀他了,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替代他在我心中的位置。如今我唯有企求来世可以再与他相聚,再续今世前缘好了。」说着,凤葶玉见她如此固执,也就打开心窗说真话,当她把心中话一一给叙说完毕之后,她顿然不自禁地眉睫一闭,转瞬间已是热泪盈眶。  此时此刻,如石火电光般的刹那,洪月怡一听这话,心头不禁一愣,整个人顿然错愕了起来,跟着面上都变了颜色。就在情绪惊讶之下,蓦地,她睁开了双眸,目光正瞪着眼前的姐姐,怒火直冲,随即火速地开口,长叱道:「他……他竟然……竟然对你无礼?他……他不是人,他是禽兽!不!他连畜生都不如!」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十二回  「怡妹请你暂且息怒,色胆包天的他固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现今之计,我们应该要立即起程离开此地,因为我猜测他一直都在背后跟踪我们,而且还偷窥我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乎昨夜之事,我猜想很有可能是他半夜前来偷袭我们,不知又用了什么迷药来弄晕我们,然后再……」凤葶玉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倒抽了一口叹气,言语之间脸上也不知是泪水抑或是汗水了,但当她谈吐了一半,心中暗想到昨夜所发生的事情点滴,神色一阵尴尬。  洪月怡失色道:「可是姐姐为何不会怀疑那位马车夫?而且这儿方圆都是毫无人烟的,会不会是他,他看来好像有点可疑……」  洪月怡她话未说完,凤葶玉便一言打断了她的猜测,话犹未了,继续介面说道:「依我推断,那小子也是当年被秦始皇所害的孤儿,瞧他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而且昨夜还对我俩循规道矩,我凭直觉相信他,他应该没有可疑。肯定又是那个姓刘的,他不只一次了,而且还三番两次连续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时候。」  半晌,瓜子脸全已是羞愧之意,心中不觉叹口气,倏然间,咬了咬唇边,便细声地喃喃说道:「但是姐姐必须要坦言说明,那位刘公子除了是个好色之徒,平日为人作风却是胆小怕事,而且还脑子简单。前一阵子我亲眼瞧见他与敌方斗争之时,他连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都要与我共同对敌,依我看他决非一些作奸犯科、虎豹豺狼的阴险小人,若要真的来相比,他本质确是好过一些江湖的奸黠之人,如此赤胆之心乃是一位真正性情之徒。」  洪月怡此刻闻言,端倪之下,鹅蛋脸不禁一怔,心中登时感到诧异,眉间也不觉暗自蹙在一起,她虽知自己不悦,但也清楚明白姐姐所说的肺腑之言。  洪月怡骤然栽口,气愤地反驳一说:「姐姐啊!到了这种地步,为何你还要为他说好话,而且还处处维护着他呀?怎么说姐姐也是当时的受害者!还有姐姐莫要干傻事呀,若然不是,你那位定义哥哥必定会为你伤透了心的。」  凤葶玉不住的顿了一下,脸上却是微露出半丝惨笑,面对于此际的心情,她彷佛想要以一笑解千惆,以笑洗洌心灵沧桑似的。  「怡妹毋须再多安慰了,正所谓人言可畏,姐姐自知是个不贞之人,心灵和肉躯上早已愧对了定义哥哥的一番浓情厚意,所以我有何颜面再活在世上,岂有颜面再去与他相见呢?以后……以后姐姐不在你身旁的时候,怡妹你得学会好好照顾自己,若有时间就好好锻练身体,学上一招半式,方能自保。毕竟怡妹你涉世未深,而且江湖险恶,啥人都有,好人坏人自己也要学懂去分辨,清楚吗?」  话犹未了,凤葶玉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彷佛已经彻彻底底禅透了天下间万物境界似的,一颗心犹如雾云禅心一般透化净空,细声语音更显得柔情似水,渗透心间。  洪月怡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心里默默自忖着之前所认识的那位刘公子,纵使对他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印象,但为何她爹会如此大意,当初看漏眼,竟然选错了理想女婿?一想到这儿,她浑身更是感到目眩意乱,心中百般不得其解,片刻之间,终于呐喊说道:「天啊!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我爹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误信了阴奸小人,还下令要我下嫁于他。若我当初真的应承就范了,那我不就是等如送羊入虎口,一辈子嫁错了郎么?」  「但是……他是怡妹的未婚夫,这确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自古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对象一般都是长者所指定安排的,更何况这头婚事确是你亲爹亲口提出来的,怡妹你又怎能可以不服从呢?况且身为名门贵族的炎黄子孙,如此一来更显得你不顾及亲情,以及你府上的列祖列宗。」凤葶玉语声颇有担忧之意,旋即淡淡一说。  洪月怡柳眉一蹙,赫然咬牙切齿,不禁地质疑起来,语声含恨,轻叱喝道:「呸!那个窝囊鬼,他糟蹋了我无所谓,如今他居然还对姐姐你下毒手,那个禽兽都不如的采花贼又凭什么要我嫁给他?妹妹才不会如此愚笨被他征服呢!以前不会,现在更加不会!」  洪月怡一边听着她所言,一边浑身挣扎着起来,她的心乱成一团,脑子里仍不由自主被她爹所说的每一句话弄得楞住。突然间,目眩心烦的她眼前一亮,不知怎地竟有如此想法,呐喊颤道:「倘若爹他真的威逼我下嫁于他,妹妹也要那个臭小子对姐姐你做过的事情负上责任!要不我……我就在他面前提出一个下嫁的条件,他若要娶我过门就得同时把你也娶过门做妻子,姐姐就当正室,妹妹一辈子就当他的妾侍,那妹妹一辈子就可以侍奉姐姐你了。妹妹决定了这一辈子都要跟姐姐共在一起,即使日后姐姐真的要到天涯海角,上天下海,黄泉之下也要一直陪伴着姐姐的左右。」           第三十八章:天之羽翼第十三回  凤葶玉忽闻,彷佛吃了一惊,心下也不自禁地在暗颤,错愕了半晌,方举首打量她面上的神情,凝神片刻,面颊竟似浮起一层羞涩的红晕。  凤葶玉颤声道:「难道怡妹你想两……两女配一夫?荒唐,太荒唐了呀!」  「荒唐何来之有?」洪月怡咬牙痛恨,气息略喘了些,轻声埋怨道:「自古以来男子都是三妻四妾,在外寻花问柳是常事。我爹也是妻妾成群,况且他当初还不是曾经答应过我娘,说不会再接纳妾侍过门,更加不会娶什么侧房通房的,这一辈子有幸娶了她过门,有她一个陪伴身边便已足够了。怎知道当我娘去世了不久,他居然忘记了曾经答应过我娘的承诺,转个身就接纳了二娘、三娘以及众多通房丫头,夜夜与她们过着风花雪月的荒唐日子!既然爹都是这样,为何做女儿的偏偏就不可以?」  瞬息之间,凤葶玉见她说得振振有词,铿锵有力似的,登时听得自己心跳加速,一颗心蹦得好快,有如敲鼓般的心跳声「砰砰」作响,续而她一张光润的瓜子脸总是泛起一阵阵的红霞,脸红心跳有如小鹿乱撞,旋即红了脸啐道:「怡妹你……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呀?身为女儿家,你可知名节有多重要?况且你早已和那姓刘的有婚约了,这事还攸关自己的终生幸福,试问婚姻大事又岂能如此儿戏了事?而且相信不用很久,姐姐恐怕亦不会多活在这世上了……」  洪月怡急得红了脸,嗔斥说道:「姐姐啊!即使你心意已决,我也一定不允许你这样做的。我岂可容忍你自己独自一人堕落到如斯田地?即便姐姐或许早已鄙视妹妹的看法了,但姐姐打算从此以后就此过着不堪回首的的下半生?就算下落黄泉,阎罗王也不会原谅你自寻短见的!」  凤葶玉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瞧见她竟然如此紧张自己,不由一怔,心里暗忖着虽然与她初结为姊妹,但她也不由得感到世间温暖,明眸里更是淌着滴滴泪花,闪烁着一丝感触的泪光,叹息道:「妹妹的好意,姐姐心领了。如今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更何况姐姐早已有了心上人了,那便是天龙派的龙定义哥哥。只是事已至此,坦诚相告固然是上上策,若然我真的把我自己的处境一一告诉他的话,而他却厌弃我的身世,到时候恐怕只可恨彼此的缘分去到了尽头而已……」  洪月怡黯然半晌,焦虑之心谁人没有,随即又安慰说道:「姐姐毋须担忧太多,假若你的定义哥哥是真心喜欢你的话,只要带着真心去喜欢一个人,我相信世间是有真诚可鉴这一回事的,他一定不会因此而舍你而去的。无论如何姐姐始终还有我这个好妹妹来相伴,我一定不会舍弃你的。」  凤葶玉惆然凝神了晌,眨了眨眼便显出郁闷的神色,支吾了几句,又冷冷说道:「唉……姐姐实在说不过你。既然如此,不妨暂且抛掉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日后方再作定断。如今还有一件更关乎江湖社稷的事情要去办,当务之急,我们好应该尽早打点好一切,一旦梳洗好便提前奔赴天龙山去。」  洪月怡闻听她言语沉重,不禁的一阵心疼,随即住了口不言语,只见她隐约地有些古怪,彷佛满怀心事似的,心里不禁浮上一层隐忧,却不便再相问下去,隐隐点头首肯,便缓步地走出破庙门口,准备打水回来梳洗一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破庙窗外顿时有一条人影赶紧退后躲开,窗外这人彷佛生怕别人发现似的,瞬间视线更是急速地往破庙里头偷扫了半晌,直至得知破庙里头毫无动静,这人才显露一丝淫猥的笑意,转身便悄悄离开那儿,且朝向停在庙外的马车走去,心里居然不禁的暗忖想到他日坐享江山与美女就在咫尺之遥而已,心想依目前的进度来看,相信不出数月,一个经过细心策划,并且一心要陷害刘锐那臭小子于不义的奸计就能一一达成了。                (待续)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