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3回血案遗恨】



触目所见竟是堆积成山的白米,还有成群的牛羊,以及族人欣喜的目光和感激的声音。  这一切对鹭明鸾说都不重要,只有那被众星捧月的女子才是她心中牵挂。  「姐姐!」  鹭明鸾泪水再也忍不住,一头扑了过去。  洛清妍眼圈也是一热,展开玉臂将妹妹搂住,姐妹重逢,抱头大哭,周围的人也陪着流眼泪。  「妹妹,对不起,是姐姐不好……一声不吭地就走了,我实在无颜再见你和各位兄弟姐妹。」  洛清妍搂着鹭明鸾泣声说道。  鹭明鸾伸手抹去师姐眼角泪水,柔声道:「姐姐,你回来就好,外边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王八蛋,这神州根本就容不下我们妖族,只有咱们自己的同胞才是最好的。」  洛清妍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妹妹,谢谢你!」  鹭明鸾破涕为笑,说道:「姐姐,你回来的也正是时候,这么多的粮食和牛羊足够咱们撑过冬天了!」  洛清妍笑道:「外边还有许多,但是有天罗大阵阻隔,我一个人很难搬进来,要是袁师兄在就好了,以他的力气一定可以轻松搬运的。」  鹭明鸾拍拍胸脯道:「那个臭猴子从咱们离开之后就一直闭关,现在还没出来,不能指望他,让我陪你一起去搬粮食吧!」  洛清妍展颜一笑,拉着鹭明鸾的手臂便朝外走去。  两人曾走过几回天罗阵,所以轻松通过阵法封堵,到了山外,竟看到一队队的牛羊和粮食,比起山内的还要庞大,而且还有不少铁烈士兵在外保护。  鹭明鸾啧啧称奇道:「师姐,你怎么找来这么多吃的,还有这么多士兵?」  洛清妍笑道:「当今铁烈大汗身负苍狼族血脉,我回来的时候便将他唤醒,并传授了他一些锻骨经的口诀,他感激之下便送了大批粮食给咱们。除此之外,我还发现大草原上有不少妖族遗脉,铁烈部族中最少也有八成以上的民众具有咱们妖族血统,只不过纯度不足,难以修炼神通。」  鹭明鸾眼神一亮,低声道:「我还以为妖族人丁稀少,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支庞大的分支,看来发兵神州并非难事!」  洛清妍奇道:「明鸾,你说什么,为何要发兵神州?」  鹭明鸾道:「傀山贫瘠,唯有神州富庶之地才能让吾族兴旺」  洛清妍道:「明鸾,我们原本的意图不过是破阵后将族民分批迁入神州,与世人和睦相处,为何要大动干戈。」  鹭明鸾道:「世人根本就容不下我们妖族,无论我们如何释出善意,他们只会将我们当成异类打压迫害,师姐,你难道就没有体会吗?」  洛清妍神情为之一黯,幽幽叹道:「明鸾,此事日后再议吧,先将粮食搬回山内。」  鹭明鸾见她神情凝重,眼中透着几分不赞同的色彩,心里不免一阵晦暗,但也没多说什么,与她一同搬运粮食。  回到山后,族民得以渡过难关,来年春天更有种子播种,众人对洛清妍不禁感恩戴德。  生存危机得以解决,本该拼死一搏「炼神破天罗」  也告一段落,用来制造炼神浮屠资源也渐渐撤走,傀山之内再次燃起灯火,恢复往日景象。  然而生活回归往日的平和,原本全族那份殊死一战的决心已经销匿殆尽,也唯有一些鹭明鸾的追随者仍旧保持征伐杀心,一心要争取更多的人力和物力,用来打造军备。  鸾雀阁内,三人共坐一桌用餐。  鹭明鸾亲自给洛清妍夹了一块鱼肉,笑道:「姐姐,你尝尝这块清蒸鱼腩,这可是我大哥的得意之作,味道几乎快要比得上你的妙手了。」  洛清妍放到嘴里吃了一口,笑道:「明佳的手艺当真不俗。」  鹭明佳笑道:「只要清妍你喜欢,我愿意天天烧给你吃。」  鹭明鸾闻言也附和道:「姐姐,不如你就做人家嫂子吧,这样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让我大哥做饭,我到时候也可以借你的光呀!」  洛清妍脸色一沉,低头不语。  鹭明佳急忙说道:「清妍,明鸾胡说八道,你可别当真!」  鹭明鸾嘟嘴道:「什么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姐姐,那个负心汉有什么好,我哥哥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而且他绝不会往你背后捅刀子!」  洛清妍俏脸一沉,浑身一阵哆嗦,缓缓放下筷子,挤出一丝生硬的微笑道:「我吃饱了,明佳,明鸾,我先去青阳宫等你们……」  望着洛清妍离去的背影,鹭明佳眼中闪过丝丝哀伤,不住摇头苦叹。  鹭明鸾看着兄长斑白的两鬓,顿感心痛无比,柔声安慰道:「哥哥,姐姐现在只是还放不下心结,过些日子我一定劝服她的!」  鹭明佳道:「明鸾,这事便到此为止吧,清妍的心从来不在我这,强求无益。」  「可是大哥你明明对师姐是一片痴心,我不忍心看你就这么下去……」  「明鸾,不要再说了,先去青阳宫吧,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被兄长打断说话后,鹭明鸾无奈地走进青阳宫,只见八大长老已经汇聚一堂,大长老明霜在得知洛清妍回来后,心情大好,伤势也恢复得极快,此时已经可以出席会议了。  鹭明鸾刚踏入青阳宫就看到洛清妍跪在八大长老跟前,磕头道:「清妍有错,请诸位长老降罪!」  明霜叹了口气道:「洛清妍与外人私奔,不顾族人,罪罚当诛,即便是我的徒弟也不能轻饶,诸位长老有何看法?」  段九郎道:「清妍虽有错在先,但带回了粮食和种子,挽救族民性命,也算大功一件,功过相抵,我看这刑罚可免。」  石开林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提议撤销清妍妖凰继承者之身份,在族内重新挑选合适的族主。」  众人都觉得这个处理很公平,八大长老也点头答应了。  明霜道:「清妍,你对此可有不服?」  洛清妍道:「清妍心服口服。」  明霜道:「很好,那我便以大长老的身份宣布八大长老的决定,卸下洛清妍妖凰之位,重新挑选族主继承者。」  寒凝月道:「既然如此不妨让这些年轻人进来竞选一番,也好迅速挑出适合的族主继承人。」  众长老觉得甚好,便向外颁布这个消息,过了片刻便有大批年轻妖类进入青阳宫,显然是来参加族主选举的。  八大长老让众人分别讲一讲关于妖族日后发展方向,许多人都分别发表言论,但都是泛泛之谈,不切实际。  寒凝月说道:「明鸾,你不妨也讲上几句。」  鹭明鸾应了一声是,朗声说道:「现在距离六阴凶元还有十多年时间,我的看法便是全力备战,只待天罗阵破,便可挥戈神州,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寒凝月蹙眉道:「吾族人口甚少,不足十万,而且大多是老弱病残,少壮男子并不多,即便全民皆兵也难起战事。」  鹭明鸾道:「世人皆排斥我们妖类,要想重回故土,唯有消灭一切仇敌,只有雄霸天下,才能安居乐业。」  寒凝月道:「依照我族的人数能够夺取一隅之地已是极限,雄霸天下谈何容易。而且过于投入备战,反而会使得资源更加紧张,族民的生活再度陷入窘迫。」  鹭明鸾道:「洛师姐已经收复了铁烈大汗,等同多了强大的兵力,再加上吾族各种利器,雄霸天下并非不可能,而且神州富庶千里,随便一个郡县都让我们族民过上好日子,到时候战事一开,我们就能以战养战。」  石开林点头道:「明鸾说得对,唯有站在巅峰才能主宰自己命运,反正我们也贫瘠了这么久,倒不如勒紧腰再带过几年苦日子,等时机成熟便挥戈中土!」  摩令宫复议:「老石说的甚是,我支持备战!」  段九郎也同意,八大长老有三个同意备战。  明霜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这事我也不想管了,你们其他人看着办吧!」  寒凝月觉得这项举措过于贸然,便问道:「欲要开战,我们可有必胜的把握。」  鹭明鸾道:「师父请放心,弟子这些日子出去已经收集了足够的情报,将神州各大郡县的人情风貌,军镇分布已近武林势力和朝廷氏族都做了一个详细的了解,明日我便可将这种种情报做成一份折子,请诸位长老把关。」  寒凝月叹了口气,朝洛清妍望了一眼,说道:「清妍,你可有什么意见?」  洛清妍道:「明鸾的备战计划十分好,我并无太大异议。」  鹭明鸾咯咯一笑,说道:「我就知道姐姐会支持我……」  话还没说完,却听洛清妍说了一句:「善战者不好战,称霸天下并不现实也不合适,依我看来,吾族既要备战也要奉行平和策略。」  洛清妍继续说道:「我们只需要展露实力,叫外人不把我们当成软柿子,但并非一味地杀伐征战。」  鹭明鸾蹙眉道:「师姐,唯有站在最高点才能让获取最大利益,单纯的威慑并非长久之道。」  洛清妍道:「师妹,听我一句,虽说我们有各种神兵利器,族人也骁勇善战,但毕竟人丁稀少,而且神州地大物博,能人异士层出不穷,若我们使用过激手段只会引来诸方敌对,到时候我们的低人不仅仅是三教和朝廷,而且各门各派都会参与进来,甚至是那些隐居的高人也会出来参战,那时候我们妖族便成了众矢之的。」  鹭明鸾道:「师姐,原本我们是人少,可是你不是收复了铁烈大汗吗,如此一来不等同多了几十万精兵,问鼎天下也非难事。为何还要低声下气,用这些怀柔手段。」  洛清妍道:「首先这个铁烈大汗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并不可靠,再者,铁烈一族虽然有吾族血脉,但毕竟分隔多年,双方之间根本没有凝聚力,这几十万精兵未必能受我们驱使。」  鹭明鸾脸色一沉,叹道:「师姐,仅仅威慑世人,绝非长久之计,若是哪天这些正道人士打着除妖的旗帜,我们又得大战一场,倒不如君临天下,止戈为武!」  洛清妍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败之,这才是真正的止戈为武,而非一味的杀伐征讨。而且若真要攻打神州,首先铁壁关便是一块硬骨头,杨烨此人才智超群,麾下更有无数精兵猛将,就算铁烈真心归顺我们,也未必可以打下这座雄关。」  寒凝月兴趣大起,便继续问道:「清妍那你准备如何做?」  洛清妍道:「首先这铁烈大汗一心染指神州,我们可以给他一些武器,将他作为先头卒去火拼铁壁关,然后借着战火混乱,让族人分批迁入神州,这样一来,既可以向外人展示吾族力量,又无需损耗我族儿郎,其次更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内迁故土。这只是大方向,至于细节还得多加推敲。」  寒凝月笑道:「清妍,明日你也写一份折子上来吧。」  石开林奇道:「洛清妍不是已经被剥夺了族主继承权了吗,二长老为何还要如此厚待?」  寒凝月道:「我们的本意不就是要在族内选出优秀的才俊来继承族主,清妍既然这般优秀,为何不能参选呢?」  摩令宫道:「那么明鸾呢,她可是你的嫡系弟子呀。」  寒凝月道:「族主之位能者居之,明鸾跟清妍都一样出色,我怎能因为一己私心而打压他人,既然清妍也有自己的说法,那便让她参选吧。」  虽说这两人都是自己的至亲,师父的做法也没错,但鹭明鸾心头仿佛被刺了一下,丝丝生痛,她咬了咬嘴唇,望着洛清妍道:「师姐,我依旧坚持原先的看法,若姐姐愿意接受小妹的政见,小妹甘愿推出竞选,依旧奉你为妖凰。」  洛清妍叹道:「师妹,姐姐只能说一声抱歉了,为了族群的生存和繁衍,一味的战事只会招致灭顶灾祸。」  翌日清晨,鸾凤现身青阳宫,两人据理力争,各持一词,鸾雀雄志,誓临天下霸神州;凤凰怀柔,善战止武慎刀兵,然而两人的争论也引得族内开始了争论,族人分化成两派,一派支持鹭明鸾,一派支持洛清妍,寒凝月虽然倾向洛清妍,但鹭明鸾又是自己嫡传弟子,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知道该帮谁,于是干脆便与尹飞燕、涟无央一家搬到傀山绝岭居住,不愿掺和此事。  而大长老明霜因为旧伤复发,也退居二线,八大长老去二存六,也恰好分成两批,石开林、段九郎、摩令宫三人则是主战一派,而另外三名长老却赞成洛清妍点到即止的做法,双方一时难分胜负,每一次会议都是吵得不可开交。  「师姐,你这般做法只会更加纵容那些人来欺负我们,与其千日防贼,倒不如直接铲除祸根!」  鹭明鸾争得面红耳赤,玉颊含潮,高耸的酥胸上下起伏。  那边的洛清妍也是额头渗汗,寸步不让:「正所谓胡无百年国运,就算我们可以占据神州,其百姓也不会心服,那时候天天有人造反,族民如何安居乐业?」  鹭明鸾道:「胡无百年国运说的是那些民治不开,粗坯野蛮的夷族,吾族自古以来便是神州居民,无论智慧和才识都远胜夷族,两者怎能相比!」  洛清妍道:「自太荒大战,三族败退,三教已经完全掌控神州,其教义和礼仪都已经渗入每一个百姓心中,在百姓心中妖便是恶,只消我们一出山,不用三教号召,这些百姓就会主动排斥我们。」  鹭明鸾冷笑道:「师姐,你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既然世人都排斥我们,咱们又如何能够和平入世呢!」  洛清妍道:「我并没说什么都不做,相反还需要一定的雷霆手段,先威慑世人,然后再采取怀柔手段,以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法才能保证族人生计,但绝非这种过于强硬的杀伐手段。」  鹭明鸾哼道:「强硬的时候外人或许会害怕,一旦你软弱下去,这些苍蝇又会围过来,一日日地挑战你的底线,若不能强硬到底,族民根本就没有可能融入神州。」  洛清妍道:「一代不行,那便两代……只要我们再神州生活一段时间,慢慢地与世人通婚,我相信族民可以真正回归神州大地的。」  鹭明鸾哼了一声:「通婚,师姐你是不是还想咱们的族民也试一下背后挨剑的滋味!」  心头痛楚再被提起,洛清妍脸色嗖的一下就白了。  鹭明鸾虽有一丝不忍,但还是继续说道:「师姐,正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小妹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想想就连那个跟你山盟海誓的人都不能接受你妖类的身份,更别谈外人,怀柔、通婚的做法只不过是虚妄,不切实际,唯有君临天下才是吾族唯一生存之道。」  「住口!」  洛清妍娇叱一声,拍案而起,指着鹭明鸾道,「鹭明鸾你是不是真要把我们族人逼向死地才甘心啊!」  鹭明鸾也怒了,回敬道:「真正要带妖族到绝境的是你,不是我,你的心根本就随着那个野男人而去,压根就不在傀山里!」  伤口一再遭盐,洛清妍再也控制不住,凤凰灵火怒然而生,青阳宫顿时陷入一片炙热炼狱。  鹭明鸾也祭起元功,七色神光流转周身,霎时鸾凤对立,姐妹裂痕。  就在剑拔弩张之际,一股沛然妖气冲霄而起,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鸾凤间的气氛也得以缓和。  只见远处的石山正在颤抖,仿佛有股巨大的力量要挣脱束缚一般,洛清妍惊喜道:「是远古大力,袁师兄快要功行圆满了!」  鹭明鸾心中一敛,暗忖道:「臭猴子若是出关定会站在师姐那一边,这样对我实在大大不利,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拖延猴子出关的时间!」  夜深人静,鹭明鸾带着几名手下运了数车的铁水到袁齐天的石洞前,随即命人将铁水浇灌在洞口,在寒冷的冬天,千斤铁水遇风则凝,瞬间便将石洞铸成一个「铁馒头」。  鹭明鸾朝那被铁水浇铸的石洞做了个礼,抱歉地说道:「袁老大,得罪之处多多包涵,待族内一切稳定后,小妹定当亲自开门赔罪!」  「明鸾,你做什么!」  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惊愕的叫声,鹭明鸾回头一看,只见洛清妍迎风而立,脸上挂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双媚眼牢牢地盯着自己。  鹭明鸾叹道:「师姐,非常时机唯有使用非常手段,还望见谅了!」  仿佛被重锤击中心窝,洛清妍捂着胸口连退几步,咬牙道:「明鸾,想不到你竟然做出这种事……我对你太失望了!」  说罢,扭头便走不住看鹭明鸾一眼。  鹭明鸾只感觉到她们姐妹间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师姐,对不起了。」  鹭明鸾长叹一口气,「无论如何,我的政见都不会改变的。明日,我便要请师父出山支持我……」  鹭明鸾心知远古大力之威力,只要袁齐天功行圆满,这区区「铁馒头」  很难困住这只猴子,唯有趁着这段时间尽快登上族主之位,若不然等他出关,师姐便会威势大增,自己一腔的豪情壮志也得付之东流。  傀山绝岭,荒无人烟,鹭明鸾孤身踏上,心中却是没有说服师父的把握:「师父对洛师姐的政见颇为看好,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我的要求……我是她嫡传弟子,只要能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定能劝服师尊。」  走到涟府大门前,鹭明鸾正想伸手敲门,但却闻到一股血腥味,那阵腥臭的味道夹杂在寒风之中,尤为刺鼻。  鹭明鸾急忙一掌震碎门闩,甫一入眼竟是遍地尸骸,涟家的几个丫鬟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还有涟无央的几个姬妾也都倒在血泊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鹭明鸾大吃一惊,心中涌起不详预感,「师父,师姐她们怎么样了?」  鹭明鸾急忙朝内堂奔去,然而还没踏进内门,就看到有一件物体猛地冲出。  暗器?鹭明鸾本能反应之下,立即侧身躲开,碰的一下,那件物体狠狠地撞在墙上。  鹭明鸾定神一看,竟是一个女童,她头已经被墙壁撞破,满脸是血,也不知是生是死。  「涟漪!」  鹭明鸾急忙过去抱起女童,出手封脉止血,并在她背心输入真气,推宫过血。  查探涟漪伤势,鹭明鸾发觉她脑子里已经内出血,若不及时清理,就算不死也要变成废人,于是便一手按在她的天灵盖,缓缓输入真气,过了片刻,涟漪眼耳口鼻皆溢出黑色淤血,鹭明鸾这才松了口气:「脑子里的淤血总算逼出来了。」  她还没喘上几口气,又听到内屋里传出距离的打斗声,于是先将昏迷的涟漪放下,直接奔入内堂,只见寒凝月倚着墙角半躺在地,胸口处血流不止,出气多,入气少。  鹭明鸾悲叫一声师父,扑了过去,抱起寒凝月哭道:「师父,你究竟怎么了?」  寒凝月生机已然断绝,听到徒儿的呼唤才勉强撑住最后一口气,缓缓抬起眼睛,望着鹭明鸾道:「明鸾,快去救你师姐,无央他……他在融合妖血的过程中出岔子了。」  鹭明鸾泪流满面,泣声道:「是不是涟无央把你害成这样子的!」  寒凝月喘气道:「先别管这些了……飞燕已经被无央掳到后院,你快去救她……」  寒凝月用尽最后一口气,两眼一闭,与世长辞。  鹭明鸾顾不上悲伤,伸手抹去眼泪,朝着后院奔去。  涟家后院乃是一片荒芜之地,恰好正对着傀山绝岭的悬崖,鹭明鸾盯着刮骨寒风,在四周寻找着尹飞燕的踪迹。  忽然北面传来一阵狞笑,鹭明鸾运起蛇眼,视野大增,竟看到涟无央双手掐着一个孕妇的脖子,口里不住发出狰狞的怪笑。  那个孕妇正是尹飞燕。  鹭明鸾纵身扑去,指尖凝气,使出冰髓劲中的绝招——冰刺寒剑,朝着涟无央的手臂麻穴点去。  如今正值严冬,冰髓劲在天时的加持下更显威力,鹭明鸾又九成把握封住涟无央的双手,从而救下尹飞燕。  谁料,冰指点在涟无央的手臂时,他竟犹如没事人一般,鹭明鸾也感觉到自己似乎没打中穴道。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对着他麻穴点去的,他怎么会没有反应?」  鹭明鸾暗吃一惊,族内唯有一种武功可以改穴移位,那便是锻骨经。  疑惑之际,却见涟无央一脚朝她踢来,这一脚来的极为诡异,涟无央的整条腿就像是蛇一般,灵活刁钻,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踹向鹭明鸾的下腹。  「这真的是锻骨经!」  鹭明鸾吃惊之余,立即施展灵蛇身法卸开对手脚力,幸保不失。  涟无央似乎被鹭明鸾惹怒了,手臂一挥,竟将尹飞燕丢下悬崖,仿佛此人并非自己身怀六甲的妻子,而是一件垃圾一般轻贱。  望着尹飞燕单薄的身子坠入悬崖,鹭明鸾也是远水不救近火,心中万般悲痛,怒喝道:「涟无央,你不是东西!」  涟无央也不动怒,两眼闪过丝丝残忍的冷笑,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仿佛像是看见美味的猎物一般。  鹭明鸾被他瞧得心头发毛,便暗自运功警戒,谁料鹭明鸾的妖气方一运起。  涟无央仿佛受到刺激般,嚎嚎大叫,随着他的嘶吼,一股更加强悍的妖气破体而出,只见妖气化相,各种各样的妖相同时浮现,狮子、蟒蛇、饿狼、巨人、傲鸟、蜘蛛、毒蝎、大象、猛虎、狐狸、猿猴……似真似幻,这些妖相竟缓缓聚在一起,形成一头庞大无比的巨妖。  青面獠牙,六目怒视,三头六臂,披毛带甲,身拖蛇尾、脚踏八荒……竟与妖族元史所描绘的谛鸿先祖一模一样。  鹭明鸾大吃一惊,这妖相融合到了极限,竟是祖先的模样,看到涟无央此等威势,她心中不免生出几分胆怯。  涟无央大喝一声,朝着鹭明鸾一拳挥来,气势磅礴浩大,所过之处裂土碎石,拳风所及,方圆之内顿成平地。  鹭明鸾鼓起元功,打出云霄六相,试图以轻巧制敌,谁料涟无央的力气竟是大的可怕,云霄六相刚一靠近就被沛然妖气冲得烟消云散。  一力降十会,或许袁猴子出关后也有所不及吧……鹭明鸾被震得口吐鲜血,几欲晕倒,她总算明白为何以师父寒凝月的修为也要饮恨在此人手上,他这般能为,只怕已经逼近当年的谛鸿先祖。  涟无央哈哈大笑,神态癫狂,祭起神通继续追杀鹭明鸾,只见他随手一抬便是妖族的诸般神通,时而冰髓合淬火,时而拔山惊狮吼,时而六相生八手,总之妖族十大神通他是信手捏来,而且每种武决就犹如他本命神通般纯属精湛,各种武决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鹭明鸾虽然也修炼了多种神通,但毕竟不是本命神通,根本就无法跟涟无央相比,几个照面就落于下风。  生死攸关,鹭明鸾不再保留,当下祭出七色神光,八翼鸾雀赫然浮现,与谛鸿妖相遥遥相对,一口气便斗了数十回合。  然而这谛鸿妖相实在太过强悍,涟无央之实力既然一口气突破到了先天之数,越斗气息越是悠长,抬手一拳便将七色神光砸碎。  鹭明鸾感到脏腑受到一阵震荡,哗啦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随即只见谛鸿妖相的八个手臂猛地展开,狠狠扣住八翼鸾雀的翅膀,猛地一扯,鹭明鸾的妖相应声崩碎,顿时伤上加伤,咕咚一下倒在地上。  涟无央发出一阵得意的怪笑,伸手便扣住鹭明鸾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鹭明鸾只感到头脑一阵胀痛,胸腔内的空气仿佛被抽吸一空,眼球几乎要涨了出来,意识也逐渐模糊,手脚相继发冷……死亡阴影笼罩心头,鹭明鸾顿感一阵绝望:「莫非我也要像尹师姐那样……先被他掐死,再丢到山下吗?」  生死瞬间,鹭明鸾感到脖子间的压力倏减,求生本能催动下,她挥臂格开涟无央的双手,逃过一劫。  死里逃生,鹭明鸾捂着喉咙不住地咳嗽,却见涟无央妖气出现涣散之态,谛鸿形象一度瓦解,各大妖相相继分离,涟无央顿时一阵气衰,鹭明鸾看得惊奇,却见涣散的妖气又再度凝聚,谛鸿形象重现于世,涟无央再复神勇,几个起落便又将八翼鸾雀击散,打得鹭明鸾口吐朱红。  面对涟无央的利掌,鹭明鸾谨守方寸,但没过几招,涟无央便会出现妖气涣散的征象,鹭明鸾瞧出究竟,暗忖道:「一定是他尚未完善这妖血融合,所以才会出现时强时弱的征象。」  忽然间,涟无央再度发威,一掌扫中鹭明鸾左肩,痛得她半个身子都没了气力,肩骨显然已经裂开。  鹭明鸾半身无力,唯有眼睁睁地看着涟无央一掌拍向自己面门,也就在这一刹那,多重妖血再度出现排斥,涟无央气力一衰,利掌顿减五分劲力,使得鹭明鸾得以逃过一劫。  鹭明鸾在地上打了个滚,躲开涟无央致命一击,心知若让他再回复谛鸿妖相,自己这半残之身根本就无法抵御。  「别怪我,是你逼我的!」  望着即将再度凝聚谛鸿妖相的涟无央,鹭明鸾心知若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当下收起往日情谊,将所有妖气凝聚在右掌,对着涟无央胸膛便是狠狠一击。  只听啪的一声,涟无央朝后仰吐一口鲜血,谛鸿妖相立即消散,妖气暴窜入四肢百骸,反噬自身,将涟无央的筋骨脏腑一一摧毁。  「明鸾,你……做什么!」  就在鹭明鸾反败为胜的一刹那,忽然听到洛清妍震惊的尖叫。  鹭明鸾回首望去,竟看到洛清妍以及七大长老出现在身后,脸上表情各异,鄙视、轻蔑、愤怒、伤痛、失望……「孽障,你好狠啊,为了夺权争位,既然弑师杀姐……还扼杀先祖道统!」  大长老明霜先是看到师妹的尸体,又眼睁睁看着凝练出谛鸿妖相的涟无央被杀死,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连吐几口鲜血。  鹭明鸾奋起余力叫道:「师父和师姐不是我杀的……是涟无央!」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直支持自己的石开林打断:「住口,涟无央修成谛鸿法相,便相当于继承先祖道统,你休得污蔑于他。」  在妖族之中,若说凤凰乃是最高象征,那么谛鸿则是群妖不可触及的神圣,鹭明鸾杀死了可以化身先祖的涟无央,对于众人来说已经是弥天大罪,在场之人十个有九个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就连昔日支撑鹭明鸾的几个长老也是如此。  鹭明鸾无助地望着摩令宫,颤声道:「摩长老,你难道也不信我吗?」  摩令宫叹道:「明鸾,虽说我一直欣赏你,但这次你做得实在太过了……我也帮不了你!」  段九郎怒喝道:「鹭明鸾,我段九郎虽一直支撑你坐族主,但你却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其罪当诛!」  鹭明鸾顿感一阵心酸,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朝洛清妍看去,换来的却是一句冷冰冰的话:「明鸾,姐姐对你很失望!」  鹭明鸾只觉得天崩地裂,脑门一边空白,不由得发出一声声凄苦的笑声:「哈哈,没错,他们都是我杀的,谁让他们碍手碍脚,你们本事就来取我性命吧!」  石开林率先大怒,一击狮吼拳便朝鹭明鸾打来。  鹭明鸾不躲不闪,竟以身子硬接,被硬生生打断肋骨,更被狮王拳的音波震伤肺腑。  鹭明鸾仿佛不知痛楚的僵尸,不退不让,抬起一双冷漠的眼睛望着石开林,淡淡地道:「一拳换一拳,石开林,你打过了,就轮到我了!」  话音放落,鹭明鸾依样画葫芦,同样狮吼拳回敬对手。  石开林根本就没想过鹭明鸾会挺身挨拳,他拳力去得太尽,防守一片空虚,根本就无法招架鹭明鸾这般以命换命的打法,被硬生生砸碎脑门。  「鹭明鸾,你杀害两名长老,俯首受死!」  剩余的长老杀气腾腾地朝鹭明鸾扑了过来。  这些长老每一个皆有不凡修为,鹭明鸾方才可以迅速杀掉一个纯粹是依靠出其不意的打法,如今被众人一围,伤疲之躯再难支撑,然而洛清妍却是站在原地,眼神复杂地望着鹭明鸾,也不知如何是好。  七色神光玄妙非常,鹭明鸾凭着此等神通勉强守住阵脚,但也到了气空力尽的地步,心知若再不摆脱围杀局势,恐怕难以活命,于是她收敛心神,寻觅逃生之路。  「对了,大长老伤势未愈,是最弱的一个!」  鹭明鸾朝明霜瞥了一眼,发觉这个大长老气息极为紊乱,当即选择从此处突围。  「大长老,得罪了!」  鹭明鸾娇叱一声,化出全身功力,朝着明霜打出一击七色神光。  明霜祭起冰髓劲迎击,就在极招相对之际,明霜内伤迸发,冰髓劲霎时瓦解,身子被七色神光狠狠打到了半空。  洛清妍悲叫一声师尊,立即抢身扑过去抱住明霜。  鹭明鸾也管不了那么多,趁着空隙立即便跑,硬生生冲出包围圈。  逃下绝岭,鹭明鸾不敢回家,便在傀山内东躲西藏,谁料全族都接到长老会的追捕令,整个傀山被围得水泄不通,鹭明鸾俨然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走投无路之下,鹭明鸾把心一横,直接躲进青阳宫,果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谁都没想到鹭明鸾还敢躲在傀山最尊贵之地。  用了三天时间,鹭明鸾疗复了七成元功,她心烦意乱之下也不知该去何处,便冒险回家一趟,意外的是居所四周竟是出奇的平静,鹭明鸾觉得十分奇怪:「家周围怎么会这般安静,莫非有诈?」  她小心翼翼地寻觅了一圈,还是没发觉异常,于是便悄悄潜进家中。  只见鹭明佳正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鹭明鸾不禁眼圈一热,低声叫道:「哥哥!」  鹭明佳吃了一惊,急忙将她拉进屋里,关上门窗,压低声音道:「明鸾,你这回可闯大祸了……」  鹭明鸾泣声道:「哥,我真的没有杀害师父和师姐她们……」  鹭明佳叹道:「就算我信,别人也不信啊!你知不知道,大长老昨天已经去世了。」  鹭明鸾大吃一惊。  鹭明佳叹道:「你那一掌令其旧伤恶化,再加上大长老挂怀二长老的事,昨夜三更便咽气了。现在群族都在通缉你,哎……」  鹭明鸾咬了咬朱唇,沉声道:「哥哥,我要离开傀山。」  鹭明佳瞪大眼睛道:「妹妹,你想畏罪潜逃?」  鹭明鸾摇头道:「大哥,我无罪,何来畏罪潜逃。只不过现在族人已经怒火攻心,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听的,我想先出去避一避,等他们冷静下来后,我再澄清此事,而且我也可以趁这段时间收集证据给自己辩护。」  鹭明佳叹了一口气道:「明鸾,你什么时候走?」  鹭明鸾道:「现在就走,我怕迟了就来不及啦!」  鹭明佳道:「厨房里还有些饭菜,你先吃点填饱肚子再走吧。」  鹭明鸾想了想,此番离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吃上兄长烧得菜肴,于是便点头同意了。  过了片刻,鹭明佳从厨房捧出一些饭菜。  鹭明鸾饿极了,起筷便吃,不消片刻就将饭菜一扫而空。  「哥哥,我吃饱了。我这便离开傀山……」  鹭明鸾用袖子擦了擦嘴边油迹,站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她膝盖站直,便感到一阵疲软,两腿一曲,无力地趴坐在桌子上。  鹭明鸾惊声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鹭明佳叹道:「明鸾别怪大哥,这是唯一能够保住你性命的方法了。清妍说了,只要将软骨散功粉给你吃下去,她便能在众长老面前保全你的性命。」  鹭明鸾顿时一阵心酸,眼泪嗖嗖地流了出来,颤声道:「是她让你来害我的吗?」  鹭明佳别过头去,咬唇道:「明鸾,原谅大哥,只要能够保住你的性命,我愿意做任何事!」  鹭明鸾凄艳惨笑道:「哥哥,你好糊涂呀……为了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女人来加害自己的亲生妹子,你这样做值得吗?」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推开,洛清妍昂首走入,冷声道:「鹭明鸾,你认罪吧!」  鹭明鸾哼道:「我无罪,为何要认!」  洛清妍被气得柳眉倒竖,正想发作,却见鹭明佳拦在跟前道:「清妍,你说过不会伤害明鸾性命的。」  洛清妍叹了口气道:「明佳,我答应过的事情不会反悔的,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必须挑断她的妖筋,废去武脉,若不然我无法向众人交代。」  鹭明佳叹了口气,阖上双目颤声道:「罢了,你动手吧。」  鹭明鸾看着兄长的身子缓缓让开,鼻子一阵酸楚,想哭却发现眼泪已经干了。  「明鸾,对不住了!」  洛清妍缓缓走来,举起玉雕般的手掌朝鹭明鸾气海点去。  鹭明鸾把心一横,立即逆转真元,猛地爆发出剧烈妖气,硬生生逼开洛清妍。  洛清妍讶声道:「逆转真元,自伤根基!你是不是疯了?」  鹭明鸾阴阴笑道:「若被挑断妖筋等同废去武功,还不如放手一搏,逆转真元换来的不过是根基受损,我起码还能动武!」  洛清妍娇叱一声冥顽不灵,挥手便打出一记凤凰灵火,鹭明鸾举手接招,借着洛清妍的掌力而遁走。  鹭明鸾借力逃遁,一冲出屋子后,便显出妖相,八翼鸾雀展翅而飞。  洛清妍当下显出凤凰化身,追杀而去,昔日姐妹,今日仇敌,两人一前一后,追逐不止。  鹭明鸾根基受损,内力难以持久,不消片刻就被洛清妍追了上来,背门更糟凤火焚烧。  鹭明鸾浑身一片炙热,顿时鸾雀折翼,一头栽了下去,不偏不倚恰好落在傀山绝岭之上。  鹭明鸾肺腑受创,伤上加伤,连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滚烫,显然被凤火烧伤了太阴肺经。  「明鸾,别再顽抗了!乖乖跟我回去吧,我一定会保住你的性命!」  洛清妍迎风而立,衣裙飘舞,美艳之余更有一股不可置疑的威严。  反观鹭明鸾,披头散发,衣衫破旧,狼狈不堪,毫无昔日鸾雀之风采,与洛清妍一对比宛若站在凤凰跟前的野鸡。  「你是在可怜我吗!」  鹭明鸾发出一阵娇笑,凄婉悲凉,似有说不尽的冤屈鹭明鸾连一丝妖气都凝聚不起,心中已是一片绝望,冷冷地看着昔日亲密无间的闺蜜,不住地摇头道:「洛清妍,你比我更可怜,更加可悲,你凭什么惺惺作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这贱人先是被野男人骗去身子,又被人背后捅刀子,如今回来除了利用自己那几分姿色玩弄男人外,你还能做什么!」  说罢,扭转身子,猛地朝山崖跳下,她此刻已经无法运起一丝妖气,跳下此等悬崖峭壁无疑自杀。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