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四十四章



来求饶的正是对兰,自己男人处于生死一线之间,躲在暗处的她终于不顾生死地冲了出来,希望凭着和邵然的渊源,能让他手下留情。  但当邵然的双眼看向她的时候,她竟然吃惊到全身颤抖,这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原本温柔的眼神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有冷到冰点般的充满杀意的目光,似乎跪在地上的对兰只是一只蝼蚁一般。  " 对兰,你的背叛我可以饶恕,但血魔沾污了我的女人,他已经彻底是我的仇敌,你不用想着我会放过他了。" 邵然冷冷地说道,说完便毫不留情地手下用力,只听" 嗑嘞" 一声,血魔的脖子已不正常的角度歪向了一边,他最后留下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和惊慌,可脖子已断的身体正挣扎扭动了几下,便很快窒息而亡,一个如此强大的法师就此命丧。  邵然把血魔的尸身抛在了对兰身旁,无视她不敢置信的眼神,冷酷地转身去看晨曦的状况。  身后很快就传来了对兰悲痛欲绝的嘶吼声,邵然不为所动,把还蜷缩在地上的晨曦抱进怀里,抚摸着她还在颤抖的身体,柔声道:" 别怕,我们的仇人已经被我杀掉了,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别怕,有我保护你!" 被拥在怀里的晨曦渐渐止住了哭声,看了看血魔死不瞑目的脸,颤声道:" 邵然,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是我的哥哥,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样的结局?" 邵然心中的杀意渐渐淡去,听到晨曦的疑问,叹气道:" 这就是人的贪念在作怪,其实他身为一方首领,已经很不错了。可惜他又想觊觎王位,又想得到你的肉体,所以才有如今的下场,自作孽不可活。" 晨曦看着抱着血魔尸身哭得死去活来的对兰,黯然道:" 为什么,男人做的孽,最终受伤害的,总是我们女人呢?邵然,以后你会让我受这样的苦吗?" 邵然紧紧抱住晨曦道:" 不会的,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的。" 晨曦把头埋进邵然怀里泣不成声,小声咽道:" 我的身子脏掉了,你会扔掉我吗?会不要我吗?" " 不是你的错,我哪里会怪你?别胡思乱想了,你看蒂达她受了伤害,我只是更加疼她,哪里会嫌弃你们呢?" 邵然摸着晨曦柔顺的头发,安慰道。  晨曦抬起头看着邵然,似乎突然下定了决心道:" 邵然,我不去争王位了!以后也不管什么王族不王族的,只一心做你的女人,你说好不好?" 听到晨曦的话,邵然吃了一惊,她的父亲死得不明不白,王位又被叔叔霸占,一直以来她都是命都不要,都想把属于自己的夺回来,此刻竟然甘心放弃,只为了做自己的小女人?  说没有被感动,那是假的,邵然认真地问:" 你是真的这么想的么?" " 嗯。" 晨曦答道:" 血魔的死,让我感觉其实王位什么的并没有真的那么值得用命去搏,如果不是他有这样的想法,今天他根本不会死在这里,也不会让心爱的女人为他哭泣,邵然,你不要怪那个对兰了,她也是可怜人,你放过她好吗?" " 嗯,我知道的。" 晨曦露出一丝微笑道:" 我那叔叔喜欢做国王,就让他去做吧。杀来杀去的,只会让魔族的实力不断削弱,并不是一件好事。" 邵然应道:" 你既然决定了,那便这样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晨曦笑了笑,应道:" 嗯。邵然你快去救蒂达姐姐,她伤得挺重。" 邵然抱起晨曦,赶到蒂达身边仔细看了看,幸好她最主要的还是灼伤,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对于这样的伤,邵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晨曦道:" 蒂达姐姐的伤,最好还是由祭司或者圣女的回复术来治疗,时间长了万一感染那就糟了!可惜这附近哪里有祭司呢?" 邵然一听,有点急了,放下晨曦便走到对兰面前,问道:" 这里有祭司吗?我的女人需要治疗,如果有的话把他赶紧喊过来。" 对兰抱着血魔的尸身抬起眼,含恨望着邵然,咬牙切齿道:" 你杀了血魔,还想我帮你找人?我巴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将你挫骨扬灰才好。" 邵然怒道:" 你想死不成?不怕我一掌拍死你?" 对兰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道:" 杀了我吧!反正我一个人活下去也没意思,你尽管动手就是!" 面对对兰的无惧生死,邵然只好无奈地投降,心想算了,自己去找就是,于是不理对兰,出门朝外走去。  门外没有守卫,大概是被血魔吩咐了不许打扰他行乐,否则里面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有卫兵冲进来了。邵然只得自己去找,黑夜中不远处似乎有一点火光,邵然寻了过去,终于发现了刚刚轮奸蒂达的那群人,此刻正抓着几个侍女按在地上死命操。  这群匪类!怪不得他们蹂躏蒂达如此娴熟,果然是平时就是欺男霸女的无赖之流,邵然充满了怒意,在那帮卫兵还没反应之时,便冲过去一拳打死了其中一个,夺下了他的兵器。  " 什么人!" 这时候,狂欢中的卫兵们才发现了不对劲,但早已经晚了,邵然如狼进了羊群一般,运起六层的真气,在人群中来去自如,砍得卫兵们人仰马翻,很快就在他们的惨叫声中把他们砍了个一干二净。刚刚被奸污的侍女,见到浑身浴血的邵然,惊怕程度竟然还超过了被卫兵干,个个尖叫着朝四周逃去。  " 怎么回事?" 旁边的营寨里都亮起了火光,刚刚的动静把休息中的血魔的手下们都吵醒了,个个衣衫不齐地冲出来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 邵公子?" 其中有人还认识邵然,惊恐地问道:" 你为什么…杀我们的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些士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血魔只是带了亲卫队搞自己的女人,晨曦毕竟是一国的公主,如果明着强奸她,难保会有人反抗他。  此时对兰竟抱着血魔的尸首走了出来,士兵们一看首领已死,都大惊失色,纷纷拔出了武器对着邵然,刚才说话的士兵也惊慌地冲着邵然道:" 你!你竟然杀了我们首领!你疯了吗?" 气氛开始剑拔弩张,邵然无奈地想,今天免不了又得大开杀戒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对兰竟然大喊道:" 住手!" 众人都奇怪地看着她,邵然也觉得有些诧异,对兰平静地说道:" 不要再打了,你们杀不了他的。血魔会死,主要是自找的,你们不要再白白送死了…" 当士兵们听完她的话,纷纷喧哗起来,大多数的士兵都大骂着对兰,甚至有个人骂道:" 骚货,我们的首领实力这么强大,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杀死?一定是你和这个人类狗贼合谋害了首领,还敢在这里为他说话,兄弟们!大家伙一起砍了这对狗男女!" 听着他的话,有不少人附和起来,开始蠢蠢欲动想攻击对兰和邵然。邵然冷笑一声,拔剑冲进刚刚那个说话的人所在的人群便是一阵乱杀,当士兵们看到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时,已经早已晚了,十多个人头瞬间冲天而起,那个多嘴的士兵和他身边的人一下子被秒杀,鲜血喷了邵然一身,让他看起来更如同地狱出来的修罗一般。  余下的士兵心胆俱颤,邵然的实力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人类竟然和首领一样是六层高手,不少士兵已经偷偷地溜出战场,逃之夭夭。渐渐的恐慌的情绪传染开来,士兵们喊着逃啊,都往身后逃去。  " 慢着!不许走!" 邵然一声暴喝,在近处的士兵们怕他追上来,只好停下逃跑的步伐,转身惊惧地望着邵然。  " 你们这里,有祭司吗?快去带一个来见我!" 邵然也无意难为这些士兵,只是朝他们喊了句。  其中一个士兵苦笑道:" 邵…邵公子,我们可是反抗暗黑神的反贼啊,可祭司是暗黑神殿才有的,怎么可能和我们混在一起啊?邵公子,这里真没有啊!"晕,也是,邵然苦笑着,信奉暗黑神的祭司又怎么会和这些叛逆在一起呢?邵然郁闷地摆摆手,放走了这些士兵,这血魔自身实力虽然高,可手下的人才却实在是缺稀,这些普通的士兵在高手对战中除了当炮灰又有什么作用,也怪不得他们对魔族的王权产生不了威胁了。  邵然转身准备回到血魔的房间内,见对兰还直挺挺地站在门前冷冷看着自己,叹了口气道:" 人已经死了,你别在执着于为他报仇了,就算你想报仇,也得先提高实力再说,现在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的。至于血魔留下的这些人,人数虽多,实力太弱也根本对我没有威胁。" 对兰眼中痛苦一闪而过,半晌才黯然道:" 我又何尝不知道,他的手下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首领都不在了,相信他们自己会散。其实他的死,说起来根本是自作自受,我也知道的。但是…他毕竟是我最心爱的男人,没有了他,我不知道以后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邵然也叹气,对兰虽然可恶,可却完全是为了她心爱的男人,说起来她的做法并没什么错,便放缓语气道:" 要不,你以后跟着我吧,好么?" 对兰看似有些挣扎,最后还是淡淡一笑答道:" 不了,邵然,你是好人,可我想陪着他,我会找个地方葬了他,以后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了。" 看来她心意已决,邵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道:" 那随你吧…我要走啦!" 对兰没有答,只是认真地看着血魔已经灰白的脸。邵然越过她,到房里抱起了蒂达,带着晨曦出来,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临走时,邵然再次朝对兰道:" 再见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对兰看了看邵然,突然喊住了他道:" 等等。" " 怎么了?" 邵然道:" 要不你还是跟我走吧。" " 不,是关于你的事。"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